文物保护和城市发展如何平衡 陕西城市遗址考古在博弈中艰难穿行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发布时间:2018/8/6 阅读:76

  陕西是中华民族及华夏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历史上曾有秦、汉、唐等10多个政权或朝代在陕西建都,时间长达千余年。
 
  去年夏季以来,陕西省部分城市遗址考古工作取得很大进展:考古工作者在秦咸阳城遗址除发现秦汉手工业作坊、秦代大型府库遗址外,还在岩村秦人墓地出土了包括距今2000多年的400毫升秦国古酒在内的一系列珍贵文物。此外,隋唐长安城东市遗址发掘也取得重要突破。
 
  记者近日在秦咸阳城大遗址保护区核心区(以下简称“核心区”)、隋唐长安城遗址等地看到,城市开发与文物保护之间仍有矛盾,大遗址被“蚕食”的现象时有发生。重点区域规划时要把文物考察工作前置,已经成为众多业内人士的共识。
 
  保护区周边也能“抓大鱼”
 
  咸阳位于陕西省八百里秦川腹地,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也是秦汉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去年7月以来,秦咸阳城遗址考古配合基础设施建设,取得很大进展。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秦都咸阳考古队领队许卫红说,在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窑店镇长兴村及其附近地区,从2017年7月到今年年初,除长兴村手工区遗址外,还在岩村秦人墓地出土了包括战国卜甲、距今2000多年的秦国古酒等一系列文物。
 
  据参与发掘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张杨力铮介绍,卜甲是古人以动物的骨、甲制成的占卜器具,盛行于夏商周三代,到秦代前后已经非常少见。本次发现的卜甲出土于秦咸阳城遗址的平民墓区范围内。“在战国晚期到秦代的墓葬中发现卜甲,不得不说是一次奇怪的意外,”许卫红说:“这处墓地已经在秦咸阳城文物保护区以外了。这说明不光是保护区,保护区周边也有‘大鱼’可抓。”
 
  在距离秦咸阳城遗址不远的隋唐长安城遗址,随着陕西省西安市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近来不断推进,考古工作者配合相关工作,也取得一些重要发现。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建林介绍,近期在该遗址不仅发现了唐玄宗安置皇子的“十王宅”建筑遗址,而且首次确认了隋唐长安城遗址东北角的具体位置,对东市遗址的勘探发掘也取得突破,发掘出道路、沟渠、作坊遗址,出土文物约1500件。
 
  不欢而散的“谈判”
 
  不少考古人员和基层文物管理者向记者反映称,虽然陕西省的开发商近年来文物保护意识显著提升,但一些商人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忽视文物法各种规定“蚕食”大遗址保护区的例子依然不胜枚举。
 
  随着秦汉新城开发力度不断加大,整个核心区的面积已经由之前的23平方公里被“蚕食”到如今的10平方公里以内,2016年底受到查处的一些项目并未修改方案停止建设,秦宫一路等一批新项目在没有文物批准手续之前又开始动工。部分考古工作人员反映说,现在他们听到挖掘机的声音,就会心慌、睡不好觉。
 
  在不久前挖掘的窑店镇秦代府库遗址考古工地,数十米开外就有一家私企开设的体验基地。暑假前的周末,经常有数百名小学生来到基地开展游学活动。据了解,这个体验基地的所在地是秦咸阳城遗址、汉惠帝安陵双重保护区。基地属于一个名为“西部芳香园”的建设项目。据知情人士介绍,该项目最初定位是发展绿色农业,推进中却经常“添加内容”。园区项目负责人姜信煜(化名)在今年春季于园区内举办了多次大规模的植树活动。园区安排五一节演唱活动在搭建演出棚期间,挖掘机还挖出过秦代铜器残块。
 
  2016年、2017年连续两个雪季,姜信煜还在汉安陵的陵山上动用了6台造雪机修建了滑道,供游人来戏雪。“每天接待800人至1000人,甚至还有外国人穿着比基尼在陵山上滑雪。”姜信煜说。
 
  据悉,体验园内的设施建设也未履行文物手续。2018年4月开始,考古队在体验园动物饲养棚、活动大厅的“包围”中开始了新的考古发掘。考古人员介绍说,这次发掘的建筑规模比府库更大,发掘也是想尽量抢出一些东西。但是能开展工作的范围有限。
 
  而姜信煜却认为,商人投资就是为了盈利,“我觉得我们和考古工作者的利益并不冲突,我希望他们尽快完成整个区域的考古工作,给我的产业增添更多文化元素,吸引更多游客过来。”考古队员反映说,他们已经多次给姜信煜解释区域考古工作进程不能过快的原因,并多次建议其尽快办理文物审批手续,根据遗存情况设计建设方案和发展方向,但他们与姜信煜的谈话,经常不欢而散。
 
  隋唐长安城遗址与秦咸阳城遗址则有所不同,因为遗址分布范围广且没有划定建设控制地带,所以面对西安市房地产开发与基础设施建设浪潮,如今对城市遗址的考古工作基本都是在配合基本建设。
 
  不过,张建林认为,施工前相关方雇佣的勘探公司也存在一些问题。张建林称,隋唐长安城遗址中几乎不存在墓葬,而施工前雇佣的勘探公司都是以钻探出墓葬为标准进行勘探。开发商为了工期,往往借口没有发现墓葬而回避考古发掘。
 
  “比如通义坊遗址位于西北大学太白校区以南。2009年我们在开发商声称没有遗址存在的施工地块,不但发现了宽7米多的坊内道路,还发现了水井、排水沟、佛寺遗址与大量建筑材料。”张建林说。
 
  “重点区域规划要文物考察先置”
 
  姜信煜介绍,他是2010年来到陕西做电厂粉煤灰处置生意,随后觉得秦汉新城地理位置不错,开始在其核心位置流转土地并进行开发建设。在投资前期,他对土地的保护性质并不知情,先后在2000余亩开发用地上种过薰衣草、玫瑰等植物,开过婚纱摄影基地,前不久又成立所谓的游学体验中心,最近还计划与新疆一家公司合作兴建马场,准备引进数百匹马和骆驼,共同挖掘汉文化以及丝绸之路上的故事,以此吸引更多游人慕名而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考古人员认为,姜信煜的产业和配套设施不断调整,这正说明他缺乏文物保护意识。考古队工作人员表示,该区域文物遗存非常丰富,离地表基本只有50厘米深。无论是挖坑、种树还是盖房打地基,都可能破坏遗址。
 
  许多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实际上文物保护先行、建设规划先行的模式,在全国已经有了成熟的经验。类似“西部芳香园”工程在陕西省多处考古遗址开发中并非个案,相关部门不应该再对这种考古遗址被“蚕食”的现象置之不理。
 
  业内人士表示实践证明,政府垫付文物保护前期资金,最后计入开发成本,保证了文物保护、开发建设的良性开展。文物法规定的保护范围的建设高度、密度和下挖深度,都是底线指标,决不能“通融”更改。
 
  鉴于文保部门现在没有单独的执法权,基层建议可考虑增强文保部门在招商引资环节的话语权,将文保情况纳入地方政府政绩考核范畴。
 
  对于隋唐长安城遗址,由于基础设施建设压力很大,张建林等人建议应当全面摸清遗址目前还没有被高层建筑破坏的遗迹,有针对性地进行发掘保护;同时,因为城市遗址的特殊性,不能让以墓葬为指标的考古勘探成为开发商推进工程的借口,应当把发掘放在第一位,执行考古发掘前置,例如正在施工的西安地铁,由于地铁站选址在没有高层建筑分布的区域,可考虑优先就这些地段保证考古发掘先行。(记者 秦汉元 姚友明)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文保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www.wenbao.net © 200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