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杭瓶窑窑山窑址抢救性考古发掘取得重要收获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杭州网 发布时间:2019/2/15 阅读:138

      浙江文物网 谢西营

      窑山窑址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瓶窑镇大桥北路西侧。2018年4月在由杭州余杭苕溪城市建设有限公司负责实施的瓶窑小城镇窑山公园工程建设过程中,于窑山东入口施工过程中发现若干破损陶片。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项目批准号:考执字(2018)第538号)和浙江省文物局批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区域(编号:1号地点)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

      本次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发掘总面积为1000平方米,布设10×10米探方10个,取得了重要收获。

      考古发掘主要收获

      (一)揭露出龙窑窑炉3条、砖砌挡墙1道,为复原窑场布局提供了较为丰富的资料。窑窑炉3条,分别编号为Y1、Y2、Y3,保存情况较好。三条窑炉结构相似,现以Y2为例予以介绍。Y2为依山而建的龙窑。窑壁以窑砖砌成,头东尾西,方向为91°。窑炉本身仅存窑床部位,窑头及窑尾均不存,破坏较严重。窑炉炉体斜(残)长12.66米,水平(残)长约12.2米,残宽1.44—1.66米。由于窑炉在后期民房建设过程中遭到严重破坏,坡度不详。窑顶已坍塌,塌砖多数杂乱,现已无法复原窑炉顶部结构及投柴孔分布等情况。窑壁内侧有坚硬的烧结面,窑床上铺有沙土。从窑床中部剖面可见窑渣与窑床沙层多层堆积,初步可判断出存在五个时期的窑炉修整过程,形制较为特殊。砖砌挡墙编号为DQ1。平面形状为不规则直线形。直线距离长3.06米,水平长2.2米,墙壁不规则,由红砖和不规则形石块相接。保存较不完整。砖长约18厘米、宽15厘米、高7厘米。石块大小不等,边长15—21厘米、厚9—14厘米。该墙应为窑业生产某时段充当挡墙使用。

      (二)本次发掘清理出高达2米的窑业废品堆积,出土了包括瓷片和窑具在内的大量遗物,为探究窑场产品结构、窑业技术等提供了大量的资料。瓷器产品类型丰富,器类以韩瓶为主,形制多样,另有罐、四系罐、多系执壶、执壶、虎子、漏斗、碗、盏、盘、擂钵、灯等。胎质粗糙,多施半釉,釉色以青褐色为主。窑具有垫柱、垫具和轴顶碗等。装烧方式为裸烧、叠烧,少量器物套烧。窑业生产技术较为经济。

      相关问题与认识

      (一)《太平寰宇记》卷93《杭州》在叙钱塘县山水形胜时提到“亭市山, 《郡国志》云:‘杭州亭市山余石乡亭市村人悉作大瓮,今谓之浙瓮’”。《余杭县志》云:“瓶窑镇原名亭市。唐宋时,居民多以埏埴为业。窑山上‘陶穴栉比’,镇因以为名。”因而亭市山的瓮业可能在宋以前繁荣一时,“浙瓮”之名在《郡国志》成书时候应具有较大的影响力,以至于千百年来一直被后世各种方志史料甚至诗赋所引载,直到清朝雍正年间还有钱塘文人沈嘉辙在《南宋杂事诗》中写下:“野溪亭市列柴门,陶户家家作酒罇,纵有龙纹白芨碎,新窑青器已无伦”的诗句,并在诗后附注典故时将浙瓮与南宋哥窑名品“白芨碎”相提并论。乾隆年间又将“浙瓮”作为宋器种类写入《陶说》。在考古发掘的过程中,我们于原生地层堆积中出土了若干南宋早期龙泉窑青瓷、福建地区青白瓷残片,因而我们可以大致判定窑业堆积的年代为南宋早期。

      (二)该窑址窑炉形制特殊,窑床建造在废品堆积之上,且采用逐步加高而不清理窑床废品堆积的方式,有别于以往所见的烧造青瓷的窑址。

      (三)该窑场产品的出土为国内外遗址出土的韩瓶类粗瓷产品的产地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材料。在以往的研究中,海内外发现的该类韩瓶类粗瓷产品,学界一般将其产地限定为宜兴窑。瓶窑窑山窑址的发掘,突破了以往的认识。

      (四)在以往的研究中,韩瓶类产品多归为酒器类。鉴于南宋时期实行榷酒制度,酒类产品为官府专卖,韩瓶作为酒器,似可归为广义的“官窑”范畴。

      窑山窑址区域性考古调查收获

      为了进一步了解窑山窑址的分布情况,在发掘间隙,我们还对整个窑山进行了主动性考古调查,共发现窑址点12处。通过对调查资料的系统分析,我们发现窑山窑址群之间存在着产品分工,不同窑址点之间产品差异较大,应为适应不同市场需求所致。

      瓶窑镇以瓶窑命名,瓶窑镇的兴起当与韩瓶的烧造存在着莫大关系。该区域内发现的若干瓷窑址地点对于我们复原当时瓶窑镇的制瓷手工业格局提供了丰富的资料。(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文保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www.wenbao.net © 200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