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世园会 文物忆妫川:世园会建设中的考古发现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9/5/9 阅读:545

      2019年4月28日,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盛大开幕。绿色生活、美丽家园,夏都延庆妫水河畔花团锦簇,美不胜收。2016-2017年,在配合场馆建设的考古工作中,经过文物工作者的努力,一座座沉睡地下的古墓渐渐揭开了神秘的面纱。这些重要的考古发现,让妫川的历史更加清晰。

世园会会址的考古勘探面积约270万平方米,为延庆历年考古之最;年代跨度约两千年,自西汉、东汉,历魏晋、唐代、辽金至明清各时期;类型包括墓葬、窑址、水井;发掘了1100余座不同时期的古代墓葬。出土的宝贵文物为我们讲述了妫川的如烟往事。

排列整齐的魏晋家族墓

      小小印章揭秘驻军数量

      世园会围栏区北侧发现了两处保存较为完整的魏晋时期家族墓地,形制和规模在北京考古史上罕见。墓葬中出土了“太康六年”“上谷”“阿秋侯君”等字样的铭文砖(刻有文字的砖)及金簪子、金箔、金环、金片和银质龟纽“偏将军印章”等珍贵文物。“太康”,为晋武帝司马炎年号,证明这是西晋早期的墓葬。

      “上谷”的意思为上谷郡。上谷郡是战国时燕昭王设立的郡,范围大致包括今河北省张家口、怀来、宣化、赤城以及北京延庆等地,秦汉沿之,飞将军李广、东汉光武帝时期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王霸都曾任上谷郡太守。“阿秋侯君”的意思则可推断为姓侯,名“阿秋”。但侯阿秋是墓主人的名字还是制墓的工人随手在砖上留下自己名字?从史料可以查到,侯氏在魏晋时期是延庆当地的望族大姓,出了许多大官和知名人士。“侯阿秋”是否也是侯氏家族的一员?他和其他侯氏成员是什么关系?这些都有待进一步探讨。

      银质龟纽“偏将军印章”造型精致。偏将军,是军中比较常见的五品将官职位。不过,别拿村长不当干部,不少名将都有偏将军的经历,例如三国时期大名鼎鼎的关羽、赵云、马超,包括前面提到的王霸等,甚至周瑜一生最高的军职也才是个偏将军。

      魏晋时期偏将军的官印,沿袭了两汉官印制度,即官高者用龟纽,中下级官吏用鼻纽。印章透露出的另一个信号是:这个地方驻军的兵力。按照秦汉的军制,偏将军一般统兵约3000人,多者可达5000人,偏将军的级别相当于现在的副师级,军衔约为上校或大校。可见,这枚印章对于研究此地的军事建制有着参考价值。

      墓志铭揭示白居易宗侄生平

      唐代白贵夫妇合葬墓发现于谷家营村,墓葬中出土的两方墓志告诉了后人墓主人的生平。

      白贵(808年-887年),字子道,他的一生并不如他的名字那样高贵,虽然他的家族其实非常显赫。白氏一姓,得始于春秋时期楚平王太子后,乃魏人之后。“楚平得姓,武安遗胄”。十一代祖白建,北齐时任陕州刺史(从三品)。十代祖白懋,任唐代括州(今温州一带)刺史。八代祖白五郎,也是一名刺史。到了七代祖白通,被贬官于蓟,到妫州缙阳(今北京延庆)定居。

魏晋时期的金头饰

      白贵他爹白旻显然最出名。白旻是同州(今陕西大荔一带)澄城令。官虽然不大,但人家有才华——他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歌唱家和画家,尤擅绘鹰鸽。在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中有:“白旻,官至同州澄城令。工花鸟鹰鹘,嘴爪纤利,甚得其趣。旻善歌,常醉酣歌阕,便画自娱。”唐代朱景元的《唐朝名画录》中记载:“能品下二十八人……白旻鹰鸽……又偏妙也。”

      唐穆宗长庆元年(821年),白旻尝画雕赠著名大诗人白居易,白居易为此有《画雕赞》。其序云:“寿安令白旻(一作昊),予宗兄也。得丹青之妙,传写之要;毛群羽族,尤是所长。长庆元年,以画雕贶予。予爱之,因题赞云。”文中详细描绘了白旻所画黑雕之形象:“鸷禽之英,黑雕丁丁。钩缀八爪,剑插六翎。想入心匠,写从笔精。不卵不雏,一日而成。轩然将飞,戛然欲鸣;毛动骨活,神来著形。始知造物,不必杳冥。但获天机,则与化争。韩干之马,籍籍知名;薛稷之鹤,翩翩有声。研工核能,较真斗灵。岂无他人?不知我兄,续虞人箴。”不仅提到所绘黑雕的英姿和神态,而且作画是“一日而成”,可见白旻绘画技法之高超。白乐天还将白旻画鹰与韩干画马、薛稷画鹤相提并论,表现了对其艺术水准和当时知名度的认可。

魏晋银质龟纽“偏将军印章”印文

      《故巩县令白府君事状》作于元和六年(811年),是白居易为其祖父白锽、祖母薛氏撰写的墓志铭,其载:“白氏芈姓,楚公族也。楚熊居太子建奔郑,建之子胜,居于吴、楚间,号白公,因氏焉。楚杀白公,其子奔秦,代为名将,乙丙已降是也。裔孙曰起,有大功于秦,封武安君。后非其罪,赐死杜邮,秦人怜之,立祠庙于咸阳,至今存焉。及始皇思武安之功,封其子仲于太原,子孙因家焉,故今为太原人。自武安以下,凡二十七代,至府君。高祖讳建,北齐五兵尚书,赠司空。”由此推测,白贵与白起、白居易为同一宗族,论起辈分来,白贵应为白居易的宗侄。

      虽然家道中衰,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良好的家教还在,加上白贵年幼聪慧,从小就知道讲正气,长大后也是一表人才。墓志文不乏溢美之词,认为他就像古代的季布一样信守诺言,像孔子一样勤于思考,像庄子一样忍让,像老子一样真诚。在这样的家境中成长,这样的人品和才干,真真是“别人家的孩子”,按说当官应是不难。但白贵的性情却有别于他的前辈,喜欢轻松洒脱的生活,归隐江湖。即便是“远祖有吞赵之效,合袭弓裘近亲”,他也“无慕仕之心”,所以志文撰者幽州武清县丞郭昇将他与东汉时郑朴、蒋翊等著名的隐士相比。

      王侯们都没有办法与他亲近,皇帝又怎么能找得到他,把他作为自己的臣子呢?这句“王侯莫得为友”充满着一股不肯趋炎附势的自信。

      “过隙难留,逝川无舍”,平淡走完一生后,白贵于光启三年(887年)卒于新妫州(今延庆)家中,年80岁。

      夫人高氏(819年-882年),是高阳郡(今河北高阳一带)人,也出自名门望族。她的远祖是隋代开国第一谋臣齐国公渤海郡高熲之后裔,到了她的前几代,已“隐而不仕,门传积善”。父亲高清就是一位隐士,因此她具备家族传承的温柔贞德。志文中以古代的两位贤母“陶亲”“孟母”比喻。虽然家中不再为官,但家境仍然很好,高氏小时候就过着像战国时大富商猗顿一样的生活。

      高氏在15岁时嫁给白贵。她孝顺公婆,和丈夫相敬如宾,夫妻间关系如同菟丝与女萝(两种植物)相附相依。高夫人病逝时,听闻消息的人无不悲痛欲绝,如同自己家人去世一样泪满衣衫。白贵更是十分伤心,回想起昔日作为富豪大家族女婿的荣光,叮嘱儿子,要尽早为母亲准备墓地。两个儿子都很孝顺,他们把母亲按照仪式隆重安葬,之后推掉了所有应酬,在家中关起门来为母亲守孝。高夫人于中和三年(883年)十月一日,迁葬于唐代儒州(今延庆)州治儒价城(今延庆西北旧县城)西南七里的西横渠村(今谷家营村)坟茔。龙纪元年(889年),白贵夫妻合葬于所居郡之西南七里白马村之原。

      夫妻和睦及良好的家教使得两个儿子事业有成。哥俩做官都非常勤勉优秀,并且善于处理各种事务。可以说是“子孝妇贞,兄良弟俾,远近称叹”。长子白从殷,是个少言寡语之人,勤奋尽职,曾任幽州节度使衙前将充、蓟门都亭馆舍使、银青光禄大夫(从三品)、检校国子祭酒(从三品)兼殿中侍御史。次子白从章,性亦忠醇,志惟孝谨,曾任北门亲事、银青光禄大夫(从三品)、检校太子宾客(正三品)兼监察御史。

魏晋银质龟纽“偏将军印章”

      两方墓志文中记载的“妫州缙阳”“新妫州”“白马村”“防御军”“儒城”“儒价城”“西横渠村”等唐代行政、军屯名称,证明延庆在唐代中晚期已有缙阳之名称,并隶属妫州,且妫州的行政区划在唐中晚期有变动,设有“新妫州”;白马村即为西横渠村,为今谷家营村。《辽史》载:“圣宗祭风伯于儒州白马村”,以前有学者认为白马村为今延庆三里河村,据白贵的墓志看,真正的白马村应在今谷家营村附近。

      写有易经字迹的明堂砖

      考古发掘的墓葬绝大多数为明清时期的平民墓葬,这表明明清时期延庆的谷家营和李四官庄地区有大规模的人口居住。其中一座清代砖石堆砌的疑似明堂建筑遗迹让人啧啧称奇。明堂,一般指根据风水堪舆思想指导,选定墓地前的一块特殊地域,有的以此建筑。明堂的位置即为墓地核心。以明堂为中心,依据规划选定的位置下葬,从而确立家族墓葬内部排列之间的关系。

      这处遗迹的砖石大部分都有朱砂写的文字,已辨别的大部分为《易经》的卦名,如“地水师”“天火同人”等;也有人名,如“何宸”。砖石里面夹杂着康熙通宝。这在延庆地区尚属首次发现,可能与当时民间道教的流行有关。

      世园会考古中发现的这些文物资料,将来还能给人们带来哪些惊喜,还有待下一步的深入研究。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文保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www.wenbao.net © 200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