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考古合作已成为中蒙两国人文交流新亮点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内蒙古日报 发布时间:2019/8/6 阅读:67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局近日举办新闻发布会称,由内蒙古与蒙古国联袂举办的“大辽契丹——中国内蒙古辽代文物精品展”已在蒙古国国家博物馆开展一个月,吸引10余万人次观众前来参观。

      “这是内蒙古首次在蒙古国举办大型历史文物陈列,而此前中国多个考古机构与蒙古国同行联手,围绕中原文明与草原文明的交融碰撞展开多项合作,中蒙文物考古领域合作已成为两国人文交流新亮点。”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局局长陈永志说。

      早在2005年,陈永志带领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蒙古国游牧文化研究国际学院、蒙古国国家博物馆达成合作意向,开启中蒙联合考古先河。近年来,中国人民大学、吉林大学、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机构纷纷牵手蒙古国同行,探寻、复原草原丝绸之路的文明印记。

      2018年,中国人民大学与蒙方展开“‘一带一路’视野下的漠北草原考古”合作项目,已经在匈奴、鲜卑等早期游牧民族的迁徙和文化交融方面取得部分成果;内蒙古博物院考古队与蒙方合作在蒙古国中部地区发现疑似“茏城”遗址,即史书记载的匈奴祭祀之地;2017年,应蒙古国成吉思汗大学邀请,内蒙古大学教授齐木德道尔吉等学者确认蒙古国中戈壁省一处摩崖石刻为东汉班固所作的《封燕然山铭》。这些合作成果均在国际学术界引起轰动。

      历史上,蒙古高原的游牧民族通过草原丝绸之路与周边其他民族建立了广泛联系。通过两国这些年的文物考古领域合作,中蒙学者对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互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更清晰地勾勒出草原丝绸之路的历史路径,为世界文明交流提供了更多生动的历史细节。(新华网记者勿日汗)

      人类如何在3000多年以前超远距离进行交往?种种待解谜团,让省考古院决定重启越南考古。

      此次省考古院与越方签署的协议约定,双方联合对越南北部冯原文化遗存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及发掘工作。除了每年对一处重要的冯原文化遗址进行考古发掘以外,还将展开体质人类学、动植物学、环境考古学等研究,并开展考古学理论、方法及技术方面的培训,以及大遗址的保护展示与利用的合作研究。

      省考古院考古所副所长陈卫东认为,要深刻认识中国古代文化的成就及影响,就要对周边国家有所了解,古蜀文明的研究也有望通过发掘寻找相关答案。

      据介绍,10月在越南永福省的桐荳遗址启动的发掘面积为200平方米。在此之前,越南考古人员仅在这处遗址进行过小规模发掘,出土了部分玉器、陶器。此次考古,将探索寻找南方丝绸之路南亚廊道早期文明交流互动的相关遗存,陈卫东说,“我们将寻找更多的考古证据,证明早在夏商周时期,这些区域的文化就通过南方丝绸之路在进行交流和传播。”

      有此一说

      越南安阳王来自古蜀

      在中越两国的文献中均记载,越南两千多年前的安阳王,就是来自古蜀的一位王子泮。

      根据越南官修史书《大越史记全书》和《钦定越史通鉴纲目》的说法,越南早期的历史,是由雄(或雒)王建立的文郎国开始。泮为中国先秦时期蜀国的王子。因先世蜀王要求与雄王通婚遭拒,蜀国因此与文郎国结为世仇。当蜀国被秦国灭掉,泮率军南下,到达现在广西和云南,随后辗转南下,进攻世仇文郎国。最后一代雄王自恃强勇,不为兵备,在泮进攻的时候因酒醉坠井而死。于是泮自立为王,称安阳王。

      中国文献中关于这一段历史的记载则最早见于《水经注·叶榆河注》。此次越南发掘,考古人员也希望在遗址中找到和雄王有关的遗迹。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文保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www.wenbao.net © 200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