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阳发现旧石器遗址证明固原2万年前就有人类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新消息报 发布时间:2007/7/11 阅读:1880

新发现的动物牙齿化石

彭阳地处宁夏东南部,六盘山东麓。从20世纪60年代起,宁夏考古界的学者们,开始寻找固原人类活动的起源。经过专家学者几十年苦苦探索,在彭阳挖掘发现了一批旧石器。近期,彭阳有关文物研究人员再次发现大型动物牙齿。

小河冲出地下遗址

岭儿村距彭阳县城约1.5公里,三面环山,有两条小河在村西南交汇,然后向东南蜿蜒而下,汇入茹河。经小河常年不断地切割,蕴藏在岭儿沟地下数万年的人类文化珍宝得以重新显露在崖壁上。在陡峭的崖壁上,沿着羊肠小道从上到下边走边观察,遭风雨剥蚀而显得凹凸不平的竖壁面上,显露出石片和破碎的动物化石的旧石器时代遗址。据彭阳县文物站负责人杨宁国介绍,这里的地貌特征很适合远古人群居住。

小山村发现旧石器

2000年夏季,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有关专家,沿茹河河道来到岭儿,这个在万分之一比例地图上都找不到的村庄迎来了一批又一批专家、学者,小山村昔日的宁静被打破了。

20027月,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人员和固原博物馆有关研究员带领美国内华达州考古专家、尤它地层调查局教授、加利福尼亚大学人类学系主任、亚利桑那大学人类学系主任等5位专家学者来到彭阳县,从彭阳乡任湾村刘河沿茹河两岸徒步至城阳麻子沟圈,作了全面的考察,并在岭儿采集了石器和动物化石。经初步辨认,这些打制石器的类型有刮削器、尖状器、砍砸器等。随后,又在附近一处废弃的旧庄院内,发现一层约30厘米厚,类似白灰的东西,从白灰层中发现的遗物判断,远古时期这里应是一处供人畜饮水的湖泊。也正是这个原因,原来挖好的两孔窑洞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庄子的主人不得不另选住址。

确定为旧石器时代遗址

2003417,中国社会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国际史前及原始科学协会执行委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哲学与人文科学国际理事会成员、古人类学研究领域专家黄慰文研究员和他的同事,以及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钟侃、副研究员王惠民等一行10人,在考察完灵武水洞沟旧石器时代遗址后,专程来到彭阳,对采集到的石器进行分类。发现岭儿地层和水洞沟遗址地层所表现的形式基本一致。这种水波状的地层是在距今3万年以前,由短时间的气候热胀冷缩引起的。

调查人员以茹河流域为重点调查区域,重新确定白阳镇姚河村岭儿2处、立道沟1处,彭阳乡任湾村刘河1处以及1处湖泊遗址,均为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与宁夏最早发现的灵武水洞沟旧石器晚期遗址,大致属同一时期,距今2.7万至3.2万年。调查中采集到古人类石制品60余件,同时采集到古脊椎动物化石2件,其有一件动物肋骨呈黑色,明显是用火烧烤的,说明当时人类已懂得用火,生活发生了巨大变革。这一次考察,真正确定了岭儿旧石器时代遗址文化内涵。

远古彭阳近似热带地区

59,杨宁国向记者出示了一块新近发现的大型动物牙齿,这块牙齿横截面约4平方厘米,牙齿表面磨损严重,但整体保存比较完整。根据地理环境和采集到的遗物分析,昔日彭阳是一片水源充足、草木丛生、禽兽繁衍的山林沃野,生态环境美好,这些优越的自然条件为人类生产生活提供了基本条件。自然景观近似现在的热带地区,有宽阔的湖泊,绿色的湖水荡漾着粼粼波光,岸边有一簇簇低矮的灌木,丰茂的水草丛中巨大的犀牛、野马、野牛和活泼的羚羊悠闲自得地啃食着嫩草。

揭开远古固原人神秘面纱

文物考古工作者向记者描述,旧石器时代是人类社会的初始阶段,当时,居住在这里的固原人尚处在原始群居阶段。青壮年男子手持棍棒和石器,到湖边、草地狩猎。有时奔走一天,连一只野兽也猎获不到,只好靠青壮年女子挖些植物的根茎或采摘野果度日。一旦捕获到动物,人们如同过节一样喜笑颜开,用尖状器和刮削器将猎物的皮剥下,将肉片切成小块,由部落酋长(一位年长的妇女)主持分给每人一份。大家燃起熊熊的篝火,围坐在一起,烤食起来,欢声笑语连成一片。当然,这种欢乐的日子并不是天天都能遇到。有一天,灾难突然降临了,连绵的暴雨使湖水骤然上涨,惊慌失措的固原人来不及拿走工具,就匆忙地离开了住地。后来,经过长期的河流淤积或地壳运动,将这里的一切深深地掩埋,才形成了今天的样子。

遗址具有划时代意义

彭阳县旧石器时代遗址是固原市境内首次发现如此早的古人类活动遗迹,它的发现填补了宁夏南部地区旧石器时代考古的空白,将固原地区有人类活动的历史向前推进了2万年左右,在宁夏考古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彭阳岭儿旧石器时代遗址的发现,开启了固原旧石器时代考古研究的先河。今后,随着对岭儿旧石器时代遗址进一步科学地发掘,人们对固原境内远古人类活动情况的认识会更深入、更全面,最终将揭开彭阳乃至固原地区远古人类神秘的面纱。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文保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www.wenbao.net © 200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