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谈

考古专家谈阿房宫考古成果发布后的是是非非

来 源:《文汇报》 作 者:韩宏

专家简介:李毓芳, 1943 年 4 月出生于北京市,女,汉族, 1967 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 1972 年至 1978 年在咸阳市博物馆工作期间。曾参加过陕西现洋杨家湾西汉墓发掘、秦都咸阳遗址勘探与发掘、汉唐帝陵的勘察。 1979 年至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现任研究员、考古研究所汉长安城考古队队长。此间先后参加或曾主持过西安唐长安城青龙寺遗址发掘;秦汉栎阳故城遗址的勘探和发掘;汉杜陵陵区的勘探与杜陵园东门遗址、北门遗址、寝殿遗址、便殿遗址和孝宣王皇陵园东门遗址、寝殿遗址,以及两座帝陵陪葬坑的发掘;汉长安城遗址的勘探与未央宫少府遗址、中央官署遗址、角楼遗址,桂宫第一、二、三号建筑遗址,制陶、冶铸、造币遗址的发掘等。已出版考古学专刊两部、发掘报告、简报、论文数十篇,专著两部。
    研究领域主要为秦汉都城考古、汉唐帝陵考古等。
主要代表作:
    1 、《汉长安城未央宫》,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96 年。
    2 、《汉杜陵陵园遗址》,科学出版社, 1993 年。
    3 、《前汉皇帝陵的研究》,日本东京学生社, 1991 年。
    4 、《关于西汉帝陵形制诸问题探讨》,《考古与文物》, 1985 年第 5 期。
    5 、《汉宣帝杜陵陵寝建筑制度研究》,《中国考古学论丛》,科学出版社, 1993 年。
    6 、《秦瓦当概论》,《周秦文化研究》,陕西人民出版社, 1999 年。
    7 、《汉代陶窑初论》,《汉唐与边疆考古研究》,科学出版社, 1994 年。
    8 、《汉长安城未央宫的发现与研究》,《文博》, 1995 年第 3 期。
    9 、《汉代未央宫出土骨?的档案学考察》,《陕西档案》,第 5 期, 1993 年。
    10 、《唐陵石刻简论》,《文博》, 1994 年第 3 期。
 

    本报驻陕记者韩宏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阿房宫考古工作队领队李毓芳说,她连日来“已被国内个别所谓的专家弄得头都疼了”。今天下午,在西安西郊浓雾笼罩下的阿房宫前殿遗址考古工地,这位年届60岁的考古专家仍领着她的一拨儿人忙乎着。
    提起近来阿房宫遗址考古成果发布后引来的是是非非,她说:“我可以肯定并且斩钉截铁地说,阿房宫前殿遗址没有发现被大火焚烧的痕迹,通过考古,项羽当年烧的是秦咸阳宫的建筑,而不是阿房宫的前殿!”“根据发掘现场的考古资料,没烧的事实已经摆在这里了。”
    前不久,阿房宫考古工作队就一年来前殿遗址的考古试掘工作进行回顾和总结,李毓芳等专家作出“至今没有发现红烧土,项羽放火焚烧阿房宫至今缺乏考古学依据”等初步推断,本报12月6 日一版、7 日二版对此作了连续报道。之后,有部分专家发表言论对此提出质疑,个别媒体甚至指责本报等媒体“报道不留丝毫余地,文字斩钉截铁,轻率地将已经传承了数千年的史说翻案,这种极为浮躁的、缺乏理性精神的态度,实在要不得。”

 
考古事实明确说明项羽没有烧阿房宫
 
    “我们在前殿遗址上钻探了20多万平方米的范围,一平方米打下5 个探孔,探眼打到原来台基的夯土地面,就没有发现一点红烧土的痕迹,表明这个前殿遗址就没被项羽烧过!”同李毓芳一起参加过汉长安城、秦兴乐宫(汉时扩建改名为“长乐宫”)等遗迹考古发掘的阿房宫考古队队员、山东大学硕士研究生张建峰说,时代比阿房宫晚了200年的汉长安城遗址36平方公里范围内,发掘时遍地都是焦土和黑灰土,有些残存柱洞全变成了木炭;城里的长乐宫发掘发现红烧土堆积非常厚。这是当年西汉绿林赤眉农民起义军烧的。
    李毓芳说:“我可以肯定地说,我们在阿房宫前殿遗址里不但没有发现一点红烧土,没有发现一个秦代的瓦当和瓦当的残块,而且也没有发现秦代建筑物倒塌的堆积层,只存在汉代的文化堆积层。我们最近又挖了两个新坑,发现了在汉代台基地面之上的唐代及其以后的保存较好的文化堆积层,说明这个前殿遗址台基上就没有秦代的建筑。”她告诉记者,《史记》中记载的项羽“烧秦宫室,三月不灭”,这里的“秦宫室”应当是指“秦代的建筑宫殿”,这是一个很大的范围,项羽当年烧了“秦宫室”的哪一部分,只有通过考古工作的事实来说明。
    李毓芳告诉记者,他们曾在秦咸阳都城一、二、三号遗址发掘时,发现过大块的红烧土、炭灰和硫渣,通过考古发掘,项羽当年烧的是秦咸阳宫的建筑,而恰恰在阿房宫前殿遗址上,没有发现被大火焚烧的痕迹,说明项羽就没有烧这里的建筑。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