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
不能只取鸡蛋,
母鸡也需要照顾
 
    在宏村和西递,龙应台惊叹,没想到大陆竟还有保存如此完整的古代村落。文化遗产在开发和保护之间的拿捏、在维护文化公共财产和尊重私有财产权之间的平衡、在“看得见的工程”和“看不见的工程”之间的轻重取舍,龙应台做了深入的分析。
 
宏村著名的水系工程以一塘(月沼)一湖(南湖)为枢纽,发端于600年前修建的月沼
 
作者简介:龙应台,祖籍湖南衡山,1952年生于台湾高雄,1974年毕业于成功大学外文系,后赴美深造,攻读英美文学,1982年获得堪萨斯州立大学英文系博士学位后,一度在纽约市立大学及梅西大学外文系任副教授。1983年回台湾,先在中央大学外文系任副教授,后去淡江大学外国文学所任研究员。1984年出版《龙应台评小说》一上市即告罄,多次再版,余光中称之为“龙卷风”。1985年以来,她在台湾《中国时报》等报刊发表大量杂文,小说评论,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知名度极高的报纸专栏作家,以专栏文章结集的《野火集》,印行100版,销售20万册,风靡台湾,是80年代对台湾社会发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1986年至1988年龙应台因家庭因素旅居瑞士,专心育儿。1988年迁居德国,开始在海德堡大学汉学系任教,开台湾文学课程,并每年导演学生戏剧。1988 年底,作为第一个台湾女记者,应苏联政府邀请,赴莫斯科访问了十天。1996年以后龙应台不断在欧洲报刊上发表作品,对欧洲读者呈现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见解,颇受注目。自1995年起,龙应台在上海《文汇报》“笔会”副刊写“龙应台专栏”。与大陆读者及文化人的接触,使她开始更认真地关心大陆的文化发展。在欧洲、大陆、台湾三个文化圈中,龙应台的文章成为一个罕见的档案。现定居德国法兰克福。
 

美完全可能体现在生活底层

 
    记者:作为中国保存最完整的皖南民居,宏村和西递给您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龙应台:对于政府能把整个付予这样保留下来,不能不佩服。因为我处理过文化财产的问题,所以特别知道其中的困难。印象最深的是村镇的完整与美丽。我们古老的先民建造自己生存之地时所体现出来的朴素、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创造力和智慧简直令人叹服。我也去过湘西凤凰,但是宏村小而自成一个宇宙,它的美可以用“玲珑剔透”来形容,特别令我震动。你能看得出它的美是有来源的,出自于对自然生态的尊敬,出自于生活所需,而在自然生态之美和生活所需的现实之间又是如此和谐,是自大的现代人往往不及的。
    很多人以为美是一种奢侈品,只有精英层的艺术家、文人才有,宏村的美告诉你,美完全可能体现在生活底层,渗透在自然而然的举手投足之处。文化的厚度其实就在这种地方充分呈现。
    但是这些村子的管理方式可能值得检讨。譬如说,凡是列为文化景点的村镇一进村就要收费,我也去过好些被列为联合国文化遗产的欧洲城镇,但一进镇就要收费还没见过。收费的理由,据说是要提高城镇收入,但是旅游本来就提高了政府收入:文化带动周边经济,旅馆、餐饮、航空、保险、车辆租赁、购物、房地产等等,本来就为政府带来了较高的岁收,为什么还要收“入村费”?
    城镇和村落是人民自然的居住生活区,不是主题乐园或旅游公园,所以黄山收费是自然的事情,村镇收费的合理性就值得商榷了。不是文化景点的城镇,可不可以说我是“科技镇”,或者我是“现代渔村”,也组织起来向过路者收费 ? 为什么其他国家的世界文化遗产没有这种收费 ? 这些可能都值得深究。
    记者:通过对宏村和西递的考察,特别是与原住民的交谈,您有什么感想?
    龙应台:我想重点谈一下宏村,因为我实在对美丽的宏村情有独钟。
    第一个思虑就是,宏村的永续保存需要正确的基础投资。历史资料及村民调查显示,宏村水的生态和居民的使用刚好平衡,但是大量游客的到来,使旅馆、商店及居民家中用水量及排污量迅速增加,如果污染量没有得到完整处理,持续下去必定会出现问题;另外,它本身还收到水患的威胁。我看了相关的记录,水灾对古民居具有强烈的腐蚀作用.尤其是木造结构,也就是说它的水利系统要重新处理。国家既然把它当作一个观光区进行收费,相应的基础设施——水利、电力、排污等就必须下功夫处理,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循环,文化城镇的品质才能得到永续保证,也才可能维持政府想要的具备永久的观光价值。我目前不了解这方面的政府投入有多少,但从考虑的情况来看,还是不够的。
    如果你不在乎历史城镇的无形价值而只把她看作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也要想办法照顾好这只母鸡,让她持续最好的状态,不能只顾拿蛋。永续性的思维是必要的。
    另外还有一个社会公义的问题。在一般的农村里,农民娶了媳妇、生了孩子自然而然需要生活空间的扩展。加建房子当然也要批准,但程序与费用都还在可行的范围内。宏村的新增人口如果在自己的民居内无法扩建,只能到新区去“优先”购买房子,没有额外的优惠和补偿措施。历史建筑是文化公共财产,我们也要保护,但是前提是尽量减少对私有财产和个人权益的伤害。如果居民的私人权益为了公共利益而受到损失,政府应该给予补偿,国外通行的做法是实行容积率的转移补偿,也就是说,用换地或者金钱来补偿居民的损失。由此看来,宏村的做法值得商榷。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