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一个正在破解的神秘殿堂――小河墓地

                       伊第利斯·阿不都热苏勒 刘国瑞 李文瑛

 

  浩瀚的塔克拉玛干,无垠的罗布荒原,几千年的荒凉沉寂中蕴藏着丰富的历史内涵。在这里我们讲述一个深藏在罗布泊荒漠西南一隅数千年的神秘沙漠殿堂――小河墓地。它那宏大的规模,奇特的葬制,密集的立木,诡秘的木雕人像,原始的生殖崇拜以及所蕴含的罗布泊早期文明的信息,引起了社会、学术界的广泛关注。这处牵动众多人心灵的神秘古迹,即将揭开它的最后一层面纱。

、艰难的历程

  小河墓地位于罗布泊地区孔雀河下游河谷南约 60 公里的荒漠之中,东距著名的楼兰故城 175 公里,西南距阿拉干 36 公里。(图一)

图一

  上世纪初,大概在 1910-1911 年间由生活在这片区域的罗布猎人奥尔德克首次发现。1934年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在奥尔德克的引导下,由雅丹布拉克之西沿孔雀河向南支出的一条小河道南行,这条无名小河道,被贝格曼随意称之为“小河”。在这条小河东约 4 公里处发现此墓地,贝格曼将这处当时人传说“有一千口棺材”的坟地称为“奥尔德克的古墓群”并命名为“小河五号墓地”。(图二)他抵达小河墓地后,发掘了 12 座墓葬,同时在小河流域发现古遗址多处。1939年,贝格曼在斯德哥尔摩发表的《新疆考古研究》一书(汉译本《新疆考古记》)中,对他在小河流域考古调查及发掘工作进行了详细的介绍。贝格曼在书中对小河墓地是这样描述的“在他们的最后睡眠中,一切都忠实地汇入了死亡。亲属为他们准备了阴间的给养和维持以往人间生活的一切象征性物品。数不尽的风暴在他们头上呼啸,在宁静的夜幕下,永远的星河就高高悬挂于头顶,每一个夏季,火一样燃烧的太阳都会照射在他们的躯体上,他们如此幸运地得以长时间拥有着一个和平的安息地,直到某一天,有陌生人来到这里,才搅扰了他们不醒的长眠——就为了发现一些末知的东西,为了揭开在这块孤寂的中亚大地上保持了如此长久时间而渐渐被人们遗忘了的隐秘”。 贝格曼考察小河后,一直到上世纪末的 60 多年间,再没有任何后继者能够抵达。小河墓地深藏在罗布沙漠之中,失去了踪影。

图二

  2000年底,深圳大唐影视广告公司组织《中国西域大漠行》摄制组,借助地球卫星定位仪 (全球定位测量宇宙站) 进入小河墓地。新闻媒体对此做了大量报导,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2002年 12 月末,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小河墓地进行了小范围的发掘,发掘墓葬 4 座,并对墓地周边遗址进行了调查。2003年 3 月至 8 月,及时编写完成此次调查、发掘报告,为小河墓地的全面发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图三)

图三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 2003 年 10 月,小河墓地的全面发掘项目开始启动。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小河考古队并与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合作,从 10 月 24 日开始,历经沙漠路线的探查、(图四)开通、(图五)考古队全部进入发掘现场至 2005 年 3 月发掘工作的顺利完成,考古队全部安全撤出沙漠,田野工作前后 9 个多月,其环境之恶劣和野外生活、工作之艰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图六)

 

图四

 

图五

 

图六

  考古调查与发掘表明,小河墓地整体是由数层上下叠压的墓葬及其它遗存构成。共发掘墓葬 167 座,出土珍贵文物千余件,不少文物为此前所未见。通过田野工作,不断完善了小河墓地的沙漠考古发掘方法,在对墓地结构、埋葬习俗、出土文物的认识上有了重要突破。在考古发掘的同时,还对小河流域进行了考古调查,调查遗址点 22 处,采集到大量文物,这对小河流域历史文化面貌的总体认识、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Copyright @ 版权属 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