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一个正在破解的神秘殿堂――小河墓地

                       伊第利斯·阿不都热苏勒 刘国瑞 李文瑛

 

二、地表的遗存

  位居在一个椭圆形沙山上的小河墓地。呈东北-西南向,这同罗布泊荒原盛行东北季风的方向一致。墓地高出地表 7.75 米。东西长 74 米,南北宽 35 米。实测总面积达 2500 平方米。墓地在四周平坦、低矮的沙丘簇拥下显得特别高大,格外引人注目。可谓方圆 4-5 公里范围内的明显标志物。

  墓地所处的沙山表面密密丛丛矗立着的立木十分醒目,现存多棱形、圆形和桨形的各类立木共 140 根。(图七)它们大多高出墓地地表 2 — 4 米,直径多为 20 厘米以上。多棱形立木截面为 6 — 20 棱不等。部分立木的顶部变细,顶端尖锐。(图八)其中编号为 41 号立木高 1.80 米,直径 50 厘米,截面多为 16 棱,当属小河墓地立木中最粗且棱数最多的一个。在墓地中心另有一根高 1.87 米,中部截面为 9 棱形,顶部呈尖锥状的立木,通体涂红,充溢着极其神秘的韵味。墓地中部和南端各有一排保存相当完好的木栅墙。南端所置木栅墙低矮,是由 62 根直径为 8 — 20 厘米的立木组成,形状略呈弧形。中部木栅墙用木考究, 67 根排列整齐的立木直径在 20 — 25 厘米之间,顶部均处在同一高度,虽部分立木已被黄沙掩埋,但仍能见到底部用苇草绳捆绑的水平木杆将栅墙立木连接、固定在一起。(图九)南木栅墙所处位置应该是墓地的最南边缘。位于墓地众多立木之中,横跨山顶的木栅墙,是墓地不同墓区的界域?还是为保护墓地封土而精心设计以阻挡春季强烈的东北风?在没有全面的充分研究之前,难做定论。

 

图七

图八

图九

  中部木栅墙北侧的立木,大多粗壮高大。部分呈有规律分布,其中一组由 8 根立木构成圆圈。它们一般高 3 — 4 米,直径 25 — 30 厘米,柱顶部较细部分现长 40 — 110 厘米,柱体截面为 8 — 11 棱形,尤以 9 棱形具多。另一组是 6 根立木构成圆圈,高也在 3 — 4 米,直径 20 — 30 厘米,柱顶部较细部分现长在 60 — 100 厘米,柱体截面除一根立木为 9 棱形外,其余均为 10 棱形。这两组由立木构成的圆圈,后经发掘证明为一种更为独特墓葬的一部分,并且还承担着祭祀的功能。调查中还发现,这些立木根部表面多有残留的红色,说明立木曾被染成红色。贝格曼在叙述这些立木时写到“看来这座“死神的立柱殿堂”曾笼罩在一片耀眼的红色之中。人们将这些木质纪念物涂成红色,缘于对魔法的敬畏肯定大于对美学的追求,红色是血的颜色,即生命的颜色。制作颜料的材料是红赭石”。在木栅墙南侧分布的立木,不象东侧立木那样有一定规律,略显随意,高度、粗细及形状有一定差异。

  除上述外,小河墓地还存在着一种形制类似船桨的立木,或为极度夸张的大桨,或类似芭蕉扇形等。现立于地表的共 10 个。另有 37 个被移动了原位,散落在山坡间。从贝格曼的发掘及此次发掘的情况看,桨形立木中那种大桨和一种较小并接近于实际船桨及类似芭蕉扇形的大型立木也均是置于棺前的立木。(图十)

 

图十

  在墓地最北部较为平坦的地方,耸立着一根独特的立木,高 1.98 米,直径为 20 厘米。柱体截面为 8 棱形,其上每间隔 17 厘米刻有较深的阴弦纹,共 8 道。仅此一根。在当年也许还有几根曾立于此,在它的不远处还见有 4 根横卧在山坡上类似的立木。(图十一)

图十一

  据《新疆考古记》载,当年奥尔德克首次发现小河墓地,这根立木所在的这片较为平坦的地方曾有一座木屋,木板构成了小屋的墙、顶,屋顶上面覆以牛皮和粘土。小屋内壁涂红,地面上有许多牛颅骨和牛皮。在小屋中部,奥尔德克曾挖出过一口棺材,内有一具女尸。我们在调查时,确实见到有较厚的木板、房屋的立柱及柱头上的横梁等木构件散置地表。其中一块木板上有红黑相间的彩绘图案。牛羊颅骨散落于山坡之上。在这一区域,稍向下清理便见有一排呈线状分布的立木板,立板顶端凿出凹状柱头,板下端有红黑相间彩绘图案,后经发掘证实确为一处高规格的木房式墓葬,或称“居室墓”。

  在墓地我们采集到三件干裂发白的木雕人像( 02 XHMC : 117 图十二),每件都由一根胡杨木雕成,上段雕出人形,下段是细长的基柱,最底部是略为宽大的基座。三件木雕人像的高度都在 2 米以上,最高的一件为 3.05 米。贝格曼在墓地也采集到三件人形雕像,雕像的高度均与真人类似,其中一件还保存着雕刻得相当逼真的双足。贝格曼推测,这些雕像“可能被用来代替死者的某些亲属”。发掘中,多具木棺内的葬者便是一具完整的木雕人像。显而易见,这种雕像是具体某一死者的替代品。而那种带有基柱、基座的高大木雕人像,很可能矗立在墓地,象征着某种特殊的灵魂,或充当墓地的守护神,或用于祭祀。

图十二

 

  小河墓地,墓葬破坏相当严重,当年贝格曼见到的小河墓地已非“原生”状态,正如他在报告中所述“小山的表面,特别是在山坡上,有许多我从未见过的,弯曲的厚木板,不论走到哪里,脚下都会绊到久经岁月摧蚀的人骨、被肢解了的木乃伊和厚毛织物碎片”。根据我们调查统计:仅弧形棺板一项,总数就达 278 块。不论是自然风蚀或人为盗掘,可以肯定的说,目前小河墓地已被破坏的墓葬当在 140 座以上。随棺入葬的那些墓主及随葬品也被抛出墓室,他们或仰卧、或俯身、或仅剩零星的躯干残段与陪葬的毛织斗蓬、草编篓、木别针、毡帽等散置墓地各处。在墓地地表共采集到各类文物数百件。(图十三)

图十三

 

 

Copyright @ 版权属 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