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一个正在破解的神秘殿堂――小河墓地

                       伊第利斯·阿不都热苏勒 刘国瑞 李文瑛

 

三、发掘方法的探索

  小河墓地是一深处沙漠腹地,具有特殊结构的大型遗存。墓地堆积基本为流沙,布探方只能控制平面的关系,而立面关系的控制,单靠留探方隔梁的方法在基本为流沙的地层中无法实现。基于此,布置好探方后,发掘中我们在大范围内按水平平面向下揭露。具体发掘清理时,以中部木栅墙为界,分为南北两区,先从墓地南区即墓地沙丘最顶部的两个 10 X 10 米的探方开始向下发掘,逐渐扩大发掘面积。(图十四)在按探方法控制墓地平面关系的同时,对不同类型的遗存,立面关系依靠全站仪的电脑制图与考古手工绘图相结合,准确地记录和表示在墓地发掘的平、立面图上,组合成整个墓地发掘的立体图像。同时配合有详细的文字记录以及反映各种遗迹现象的大量数码摄影照片。

图十四

  发掘中,在记录墓地层位堆积情况以及各种遗迹现象和立木上遗留的相关痕迹之后。(图十五)通过观察、分析发现,在未遭侵扰的一些区域,立木栽埋后,被掩埋的部分木质较新,其上有的涂红、涂黑的痕迹被保留了下来,而长期暴露在当时地表以上的部分历经风蚀己干裂发白。由此线索,可大体推断此立木埋藏后的地面位置,再依这些立木所属遗迹单位,推断该遗迹所处层位,进而揭示已发掘墓葬及其它遗迹的层位关系和不同区域堆积的变化。在墓地南区西北,也有两组由立木组成的圆圈祭祀址,在立木上部粗细变化的变径处用草绳悬挂牛头。立木间及周围小范围的堆积为胡杨叶夹沙层,层次规则、清晰,明显为风积形成的自然堆积;与此相对的是,埋墓的区域其堆积基本为较纯的沙层,由此判断,当时在墓地划分有埋墓的墓葬区和用于祭祀的区域,墓葬区在墓的埋葬过程中形成了人为的沙堆,而祭祀区的祭祀遗存可能是由于要不断用来祭祀并未人为堆沙掩埋,只是后来由于风积以及周围墓葬埋葬越来越高等原因,祭祀区被废弃,故在这一区域逐渐形成了上述的自然堆积。(图十六)

图十五

 

图十六

  如上所讲,小河墓地的形成过程、各种遗迹间的时空关系极为复杂,考古发掘时依靠留出四壁剖面的探方发掘法,在小河墓地,实际操作上的可行性很小。在实际工作中,每发掘一步,都在及时总结经验,利用现代技术条件,探索对这种特殊遗存发掘的有效方法,保证材料的科学性。可以肯定,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同时从考古学角度对遗存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的记录、分析、认识,在此基础上所获得的田野考古发掘资料应该是详尽而准确的。

 

关闭

 

Copyright @ 版权属 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