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宫遗址出土骨签之名物考

                         于志勇(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根据历史文献考证、考古和民族学调查资料⑴,弓或弩弓依形态结构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简单的弧形单体弓(“弧木为弓”),用柘、檍、桑、橘、竹等木材料制成⑵;一类是制作工艺复杂的复合弓⑶,用柘、檍、桑、橘、荆、竹等木为干,弦侧胶粘贴附角片,外胶粘筋,绑缚丝、筋线、桦树皮,外髹漆,工艺要求高,用材讲究精良;“良弓劲弩”⑷,当是中国文献中对这类复合弓的美誉。《周礼·考工记》记“弓人”以干、角、筋、胶、丝、漆“六材”制作复合弓的方法、工艺流程和弓的等级,《梦溪笔谈》卷十八《造弓》、《天工开物》卷十五《佳兵篇》等文献也记述了治弓、测试弓力之法。《释名》曰:“弓,穹也,张之穹隆然也。其末曰箫,言箫,梢也,又谓之弭,以骨为之。……中央曰弣,弣,抚也,人所持抚也。箫弣之间,曰渊,渊,宛也,言曲宛也。”相关文献之中,对于弓体结构形制亦多有记述,概言之,复合弓的弓体,可分为弓弣、弓渊、弓弭、弓弦四大部分(图一)⑸。弓弣是弓体中部把握的部分,多为木干,骨干正中的衬木称为“帤”,弣部左右侧贴附角、骨片,弓背中间手握的地方,谓之“弝”;弓渊是弓弣与弓弰之间连接的弧形部分,用弹性优良的薄木为干体,内以好胶粘贴角片,外粘贴治好的筋,再外缠附生丝线、桦树皮等胶性好、防潮的材料;弓弭是在弓弰细挺的弓体左右两侧粘贴的骨片、角或耐磨擦铜、玉石类的材料,以增强弓弰部的强度⑹,或者将弓弰直接嵌入弓体末端,在弓两端的系弦处,为了系结弓弦,在弓弭所用的骨、角或石片上,刻出半月形勾弦锲口为弦槽,也就是纽“彄”⑺之楔口。复合弓、弩由于机件复杂,多需矫正,所以配有“檠”和“杺”或“榜”⑻,需“绁檠巧用”,同时也需经常修缮,更换部件。

(图一)

  对历史文献和考古资料的研究表明,东周——秦代,中国复合弓的制造技术业已臻于成熟(图二)⑼。《周礼·考工记》将弓分为王弓、弧弓、夹弓、庾弓、唐弓和大弓,《周礼·夏官》记“六弓四弩八矢”,“四弩”指夹弩、庾弩、唐弩、大弩,“八矢”中有四矢是弩用。汉代的弓有虎贲弓、雕弓、角端弓、路弓、疆(强)弓等;《唐六典》则记弓有长弓、角弓、稍弓和格弓等,而弩之制则有七——擘张弩、角弓弩、木单弩、大木单弩、竹竿弩、大竹竿弩、伏远弩。各分类或按功用(攻守、车战、野战),或按兵种、弓力。略晚的《武经总要》、《武备志》等典籍中也有弓弩品类及图示⑽。

图二:1战国-秦代弩复原示意图(采自杨泓、陆敬严著作)

图二:2秦始皇陵一号车铜弩复原图(采自《秦始皇陵铜车马发掘报告》、朱思红文)

  弩是由弩机及机臂、弩弓、弦、箭等构成的复合、合成兵器,其中弩的弓体(简称“弩弓”)与一般概念上的弓关系密切,弩弓多是复合弓⑾,《说文》云“弓之有臂者”为弩。弩的使用,使箭射程更远,杀伤力更强,命中率更高。战国时期,弩已经相当广泛地装备部队,且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汉代弩的形制、结构和性能有了显著改进和提高,汉军装备的劲弩,在汉朝抗击匈奴的战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⑿,当时著名的劲弩,有“大黄”、“连弩”等,还见有黄间、紫间、赤间、黑间之名者⒀。由于弩是用机栝发箭的弓,所以弩弓的形态、结构、制作工艺水平和质量,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弩的制作、产品规格和装备使用⒁。在复合弓上,弓弭作为承弦、控弦持力所在,其形态和重量大小、质量优次,直接影响着弓弩的使用和精准,作用关键。弓弭由于久耐磨勒,又处弓体的两端弰部,在习练、机动作战或兵器转运过程之中,易碰折损伤。

  弓和弩上所使用的复合弓,在结构上应完全相同,可能因用途不同而在形态、规格尺寸上的差异,一般的弓有弣部,以利把握,且为机动便利,弓力石数不会太大,而弩之弓体上原来是弓的弣部,成了与弩臂前端结合的固定支撑面,弩可以依靠弩臂稳定、持久的控弦,发挥弩弓最佳、最大劲力和准确性,其石数和步数规格可因需而设计、制作生产。弓和弩弓所用的骨弭,形制、结构应大致相同,二者肯定因不同的产品规格、品次而在材质、尺寸、强度等有所区别,只是目前尚未对可靠的考古资料证据进行归纳和统计。

 

————————————注释————————————

⑴ 徐中舒《弋射羽弩之溯原及关于此类名物之考释》,刊《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10本。谭且冏《成都弓箭制作报告》,刊《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23本,1951年12月出版。吉田光邦《弓和弩》,刊《东洋史研究》第12卷第3期,1953年3月。秋浦《鄂温克人的原始社会形态》,中华书局,1962年;仪德刚、张柏春《广西巴马县瑶族制弩方法的调查》,《中国科技史料》第24卷第1期(2003年);仪德刚、张柏春《北京“聚元号”弓箭制作方法的调查》,《中国科技史料》第24卷第4期(2003年)。

⑵ 周纬《中国兵器史稿》,百花文艺出版社,2006年;《亚洲古兵器论丛》,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杨泓《中国古兵器论丛》(增订本),文物出版社,1985年。陆敬严《中国古代兵器》,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1993年。

⑶ 在英文里,弓通称为Bow,复合弓为Compound Bow,弩为Cross Bow。据笔者管见,国际上对于复合弓的研究,始自十九世纪,20世纪30年代,耶鲁大学F·E·布朗教授就复合弓做过专门研究,《A Recently discovered compound bow》(Annales de I’Inst Kondakov 9),Praha 1937。Stephen Selby《Chinese Archery》(射书十四卷),香港大学出版社,2000年。依实物及文献,复合弓张弦有普通(Strung)反张(Unstrung)两种。

⑷ 陈琳《为袁绍檄豫州》云:“良弓劲弩”。

⑸ 此处图示弓的各部位示意图,系在闻人军先生《考工记注译》所引戴震《考工记图》做的改绘图的基础上,结合出土的弓和民族学资料,绘制而成。

⑹《陈书·萧摩诃传》:“ 明彻乃召降人有识胡者,云胡着绛衣,桦皮装弓,两端骨弭。”

⑺《説文》:彄,弓弩耑弦所居也;此決藉之彄,則纽所著者也。

⑻ 左思《魏都赋》云“弓珧解檠。” 檠是矫正弓弩的器具。《仪礼·既夕礼》云,弓“有杺”,杺是缚在弓内保护弓的竹片。《韩非子·外储说》云:“榜檠矫直”,榜(音peng),也是矫正弓弩的器具。

⑼《荀子·议兵》记魏兵“操十二石弩,负服矢五十个。”《史记·苏秦列传》记苏秦游说韩国,夸耀“天下之强弓劲弩皆自韩出。”考古资料参见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秦始皇陵铜车马发掘报告》,第107-111页,文物出版社,1998年;对弓弩的研究,请参考朱思红《秦始皇陵一号铜车出土铜弩研究》,收入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编《秦文化论丛》第七辑,第529-539页,西北大学出版社,1999年;朱思红、任建库《秦始皇陵一号铜车上铜弩的力学分析》,《考古与文物》2002年汉唐考古增刊。

⑽《中国军事史》编写组编《中国军事史》第一卷兵器,解放军出版社,1983年。Stephen Selby《Chinese Archery》(射书十四卷),香港大学出版社,2000年。

⑾ 杨泓《中国古兵器论丛》(增订本),文物出版社,1985年。高至喜《论长沙、常德出土弩机的战国墓——兼论有关弩机、弓矢的几个问题》,《文物》1964年第6期。驹井和爱《中国古代弩用法》,《历史学研究》Ⅰ(日文),吉田光邦《弓弩》,《东洋史研究》第十二卷第三号,第82-92页,1953年。使用单体木弩弓的现代民族志材料,参见前引杨泓、陆敬严著作。

⑿《史记·李将军列传》

⒀ 陈直《两汉经济史料论丛》,第139-146页,陕西人民出版社,1980年。

⒁ 本文所论的弩弓,指一般意义上的步兵用弩,对于特殊的“连弩”、“床弩”等暂不涉及。

 

 

Copyright @ 版权属 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