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假虞伐虢”的道路和战场问题的再探讨 (一)


——兼与靳生禾、谢鸿喜二先生商榷

    

    提 要:公元前658年与655年晋两次“假道于虞以伐虢”道路和战场,与“鄍邑”、与“茅津”均无涉。晋第一次“假虞伐虢”,其战场在虢之下阳,所假“虞道”与虢之下阳均在黄河以北。第二次晋“假虞伐虢”灭虢都上阳,师还灭虞,其战场分置于黄河南、北。其行军路线:第一次伐虢邑克下阳,是从晋都绛发兵,经虞坂——虞城——颠軨——傅岩——盘南——下阳;第二次伐虢灭上阳,重走第一次“虞道”经傅岩、盘南至下阳,再从“太阳渡”过河取虢都上阳。原路师还,顺道灭虞,返晋都绛。晋“假虞伐虢”所假“虞道”,主指“虞坂——虞城——颠軨”路段。虞坂即盐坂、即青石槽。颠軨即軨桥。宋代以前平陆所设县治均在“大阳故城”,即今茅津渡以东约两公里“下滩”一带。春秋时期,傅岩、茅津既不属虞,也不归虢,而是“戎人”与“夷人”的杂居区。古代“鄍”通“冥”,所谓“虞邑”,此乃暗城也。

    关键词:假虞伐虢 虞坂 颠軨 下阳 上阳

    2006年12下旬,《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太原晚报》、新华网,连篇累牍的报道和介绍了山西大学黄土高原研究所靳生禾教授与太原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谢鸿喜对晋“假虞伐虢”之役的“重要成果”。继之,《太原大学学报》2007年1期作为特稿,首篇刊发了靳、谢两位教授联名撰写的《晋“假虞伐虢”古战场考察报告》(1)(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全文约7500字,分三部分:一、晋“假虞伐虢”始末;二、颠軨、虞版与青石槽;三、鄍、下阳、上阳和虞城。核心内容为“报告”的二、三部分。“报告”的目的:“试就对当年晋军伐虢‘虞道’及其古战场作出复原”。但据笔者多年来对晋“假虞伐虢”之役野外考察积累的资料和对历史文献的分析研究,笔者之见却与晋、谢“报告”二、三部分之结论大相径庭,有必要借此机会,对相关问题作进一步探讨。故撰此拙文,以求教于靳、谢二先生。

    一、晋“假虞伐虢”的道路与战场

    关于晋“假虞伐虢”之役和由此派生出来的“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的历史典故,《春秋·左传》、《史记·晋世家》等历史文献均有明确记载。两千六百多年来,真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报告”在第一部分对晋“假虞伐虢”始末做了叙述,在此笔者不再重复。“报告”二、三部分主要是对晋两次“假虞伐虢”所涉及到的“虞”、“虢”之城邑、路段,或者说是地名、古道进行了考证,笔者要与靳、谢二先生商榷的重点,也正是这些内容。为下文讨论方便,现援引《春秋·左传》记载,先确认一下晋两次“假虞伐虢”的道路与战场。
    晋第一次“假道伐虢”的时间是公元前658年夏,即晋献公十九年、鲁僖公二年。由于虞君贪贿,假道与晋,虞师先伐虢未克,后晋虞联军,方取虢邑“下阳”。据《春秋·左传》僖公二年载:晋荀息请以屈产之乘与垂棘之璧,假道于虞以伐虢。公曰:“是吾宝也。”对曰:“若得道于虞,犹外府也。”公曰:“宫之奇存焉。”对曰:“宫之奇为人也,懦而不能强谏。且少长于君,君昵之。虽谏,将不听。”乃使荀息假道于虞,曰:“冀不为道,入自颠軨,伐鄍三门。冀之既病,则亦唯君故。今虢为不道,保于逆旅,以侵敝邑之南鄙。敢请假道,以请罪于虢”。虞公许之,且请先伐虢。宫之奇谏,不听,遂起师。夏,晋里克、荀息帅师会虞师,伐虢,灭下阳。
    晋再次“假道伐虢”的时间是公元前655年,即晋献公二十二年、鲁僖公五年,此次战役历时整整三个半月,从是年的农历八月十五一直打到十二月初一。晋侯在攻克虢都上阳 从《春秋·左传》记载来看,此次战役涉及到晋、虞、虢三个诸侯国。当时晋都在绛,即现在山西翼城天马与曲沃曲村交界一带(2)。虞都“虞城”在今山西平陆张店镇古城村。虢都上阳在今河南三门峡陕县李家窑。现三个诸侯国都城均有考古发现为证。从晋、虞、虢三国所处的地理位置来看,晋居虞、虢之北;虢居晋、虞之南;虞居中。晋要伐虢,必经虞。不仅要翻越中条山,而且要南渡黄河。
    然虞城北有虞版,南有颠軨,据笔者研究:公元前658年与655年晋两次“假道于虞以伐虢”所假之道,必经虞坂一虞城—颠軨,然后入“戎人”和“夷人”杂居区经傅岩至盘南入虢境,与“鄍邑”、与“茅津”均无涉。晋第一次“假虞伐虢”,其战场在虢之下阳,所假“虞道”与虢之下阳均在黄河以北。第二次晋“假虞伐虢”灭虢都上阳,师还灭虞,其战场分置于黄河南、北。其行军路线:第一次伐虢邑克下阳,是从晋都绛(山西翼城、曲沃交界处:天马——曲村遗址)发兵,经虞坂——虞城——颠軨——傅岩——盘南——下阳;第二次伐虢灭上阳,重走第一次“虞道”经傅岩、盘南至下阳,再从“太阳渡”过河取虢都上阳。原路师还,顺道灭虞,返晋都绛。“报告”把“虞坂”、“颠軨”合二为一,或分为广义、狭义来解释,把“茅津”作为“鄍邑”,归入“颠軨”,其对当年晋军伐虢所假“虞道”及其古战场所作的复原有不少失实之处与偏差。下面笔者逐一发表自己的踏查结果与看法。

    二、“虞城”与虢邑“下阳”、虢都“上阳”之地望

    虞城,也作“吴城”。即虞公故城。《史记·吴太伯世家》云:“是时周武王克殷,求太伯、仲雍之后,得周章。周章已君吴,因而封之。乃封周章弟虞仲于周之北故夏虚,是为虞仲,列为诸侯。”清康熙版《平陆县志》云:虞城,“《太原地记》谓之北虞,城东有山,世谓之五家冢,上有虞公庙,今无考。又《汉书郡国志》大阳有吴山,上有虞城,古吴虞二字通用也。”又云:“张店堡,在县东六十里,即虞城外郭。南扼颠軨,北控盐坂,为南北孔道。”《水经·河水注四》曰:“(軨)桥之东北有虞原,原上道东有虞城。……周武王以封太伯后虞仲于此,是为虞公。《晋太康地记》所谓北虞也。”《元和郡县图志》卷六云:“故虞城(平陆),县东北五十里。”《太平寰宇记》卷六曰:“故虞城在(平陆)县东北六十里。”《读史方舆纪要》卷四十一曰:“虞城,县东北四十五里。”这里所说的县治,是指唐、宋时期的平陆县城,在今平陆县茅津村东南“下滩”一带,地近“沙涧”(下文将详细论述),而不是“报告”中所云的“平陆老城”。
    据笔者踏查,古虞城遗址位于今山西省平陆县张店镇古城村,南北长2.5公里,东西宽2公里,呈矩形。现存城外郭南墙300余米,墙基宽15至20米,夯层厚6至8厘米。经勘探得知,城址周回约4500米。城分内城、外城,内城方圆不过十余亩(约7000平方米),城内有大面积夯土台基,疑为宫殿遗迹。外城垣南北长,而东西短,墙体系版筑而成。因年久倾颓,水土流失,城中东部已成深沟。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古虞城遗址东南之枣园发现虞国贵族墓葬及车马坑。可见今平陆县张店镇古城村系虞公故城址无疑。其海拔高度757米;地理坐标:东经111°13′,北纬34°58′。
    关于虢邑“下阳”与虢都“上阳”之地望,大家知道:历史上虢国有三:一为西虢,故址在今陕西省宝鸡市东,周平王东迁后,西虢迁徙到上阳,故址在今河南三门峡市东南部李家窑;西虢迁徙时,尚留一支族,称小虢,公元前687年为秦所灭。一为东虢,故址在今河南荥阳县东北,公元前767年为郑国所灭。一为北虢或称南虢,国都在上阳,即前述河南三门峡市东南之李家窑,辖境地跨黄河北岸至山西平陆西沿河一带。这就是公元前655年被晋“假虞伐虢”所灭的虢国。
    为何虢国在此又有北虢、南虢之称呢?《史记·晋世家》正义马融云:“周武王克商,封文王异母弟虢仲于夏阳。”《左传》僖公五年疏:“虢仲封下阳。”《汉书·地理志》本注曰:“北虢在大阳。”《元和郡县志》卷七“虢州”条下曰:“北虢在陕州平陆县。”《帝王世纪》与《水经注》将南北虢视为二虢。《太平御览》卷一五九“虢州”条下引《帝王世纪》曰:“今陕郡平陆县,是北虢。”《汉书·地理志》云:“北虢在大阳”。大阳因在大河之阳而得名。
    北虢的地望,《竹书纪年》、《谷梁传》、《公羊传》及马融作“夏阳”。《春秋》、《左传》、《史记》作“下阳”。陈梦家认为:“此夏阳与《地理志·左冯翊》之‘夏阳,故少梁,秦惠文王十一年更名者非一地’。”(3)《水经·河水注》卷四曰:“河水又东经大阳故城南,《竹书纪年》曰晋献公十有九年,献公会虞师伐虢灭下阳,虢公丑奔卫,献公命瑕父吕甥邑于虢都。《地理志》曰:北虢也,有天子庙,王莽更名勤田。应昭《地理风俗记》曰:城在大河之阳也。”“砥柱,山名也,……亦谓之三门矣。山在虢城东北,大阳城东也。”《春秋》僖公二年杜注:“下阳,虢邑,在河东大阳县。”陈梦家认为“此城当在黄河之北,三门峡之西,今平陆县境”(4)。
    据笔者调查:下阳城故址在今山西省平陆县张村镇太阳渡村南之金鸡堡与门里自然村。南北长约3.5公里,东西宽约两公里。地理坐标:东经111°07′,北纬34°47′。城垣北、东依地势筑于高岗之上,西、南城垣蜿蜒于台地与山凹之间。城东南低处海拔约330米,东北高处海拔在450米以上。清乾隆版《平陆县志》载:“金鸡堡当即下阳城也,延袤七里,城里西北隅积石为丘,俗称十二连城。”按《春秋左传》载,晋侯假道以伐虢,灭下阳即此。下阳城故址内现存南北走向城垣数段,最长达100多米;东西走向城垣数段,长30至50米不等。残高4至6米,厚3至5米。夯层厚6至9厘米(以6厘米为主),夯窝直径5厘米。城址东、南、西三面俯河,城中忽为凹地,忽为高岗,城垣走向蜿蜒如蛇,依地形走势,起伏不定。城中小城自成单元,小城与小城实为连体。近年来,城垣附近曾发现春秋墓群,且有重要青铜器如:鼎、簋、壶、匜、编钟出土。
    “南虢”称谓最早见于《水经注》,因位于大河之南而得名。《水经·河水注四》:“河南即陕城也。昔周、召分伯,以此城为东、西之别,东城即虢邑之上阳也,虢仲之所都,为南虢,三虢,此其一焉。”
    关于“上阳”的地望,《汉书·地理志》在“弘农郡陕”条下自注:“陕,故虢国,在弘农陕县东南。”《左传·僖公五年》杜注云:“上阳,虢国都,在弘农陕县东南。”《太平寰宇记》卷五“硖石县”:“虢城在县西三十六里。”《路史·国名纪戊》:“弘农陕是北虢之上阳。”《路史·国名纪戊》注:“上阳城在陕县之硖石镇西三十六里常阳驿之东南。”孔颖达疏:“虢叔封上阳。”南朝《续汉书·郡国志》注云:“虢都上阳在县东,有虢城。”唐《元和郡县志》云:“(陕)州理城即古虢国城”(按:“理城即治城,唐人避高宗李治之讳,故称治城为理城)。宋《舆地广纪》云:“陕,古虢国,所谓上阳也,故城在今县东。”在此,诸文献中所说的“陕县东南”、“县东”、“东城”等,均指汉代所建的陕县城东。虽然文字表述上略有差异,但都是把“陕县城”作为上阳城的地理坐标来参照的。
    考古发现证实:上阳城故址即今河南省三门峡市东南部的李家窑遗址。地理坐标:东经111°12′;北纬34°46′。海拔高度377米。该城址北依上村岭,南邻青龙涧。现存城垣大致呈东西向长方形,南城墙已被青龙涧水冲毁,仅留残垣断壁。而北城墙保存尚好,东西长约1000米,南北残宽600米,周长约3200米。城垣残基宽6米,残存高度不一,最高处近2米。城墙用版筑方法夯筑而成。城垣墙外有两条宽阔的大壕沟为防御工事。整座城址宏伟而壮阔。城址的西南部发现一大型宫殿遗迹,宫墙周长1350米。围绕宫墙外有一道与宫墙平行的壕沟,无疑也是防御工事。宫城内发现大面积夯土地基,上面保留着45个直径近1米的柱础石,这无疑是当年王宫所在地。地基南面有三道凸出的门阶,应分别为“阼阶”、“中阶”和“宾阶”(5)。
    在城址以北的上村岭虢国墓地,继1957 年发现虢太子墓,出土“虢太子元徒戈”之后,1990年发掘的2001号“虢季”墓,又出土随葬品3200余件,包括列鼎 7件 、甬钟 1 套 8 件及缀玉面罩、玉佩饰 、金带饰等 。同时出土1件铜镶玉柄铁剑,发现一座大型马坑(6)。1991 年发掘的2009号“虢仲”墓,出土随葬品3000余件,许多青铜礼器上有“虢仲”作器铭文。圭形玉石遣策上,有墨书的送葬者姓名及所送物品等,同时还有大量的动物形玉饰如:玉狮 、玉虎 、玉豹 、玉鹿 、玉蜻蜓、玉鱼、玉海龟及保存完好的整件毛织衣物与两套石磬(各十件)(7)。据此我们可以断定:上村岭虢国墓地发现的2001号“虢季”墓、2009号“虢仲”墓,墓主为西周晚期至春秋初期的两位虢国国君。李家窑遗址当为虢都上阳无疑。
    正如清人王先谦在《水经注疏》与《汉书补注》中所云:“陕县为虢都,大阳为虢塞邑。”“陕与大阳夹河对岸,故有上阳、下阳之分,也有南虢、北虢之称,实一虢也”。

    三、虞坂即盐坂、即青石槽所在地

    “报告”的第二部分云:“广义的虞坂——颠軨坂,由运城盐池东北隅起,东南行至古虞城,再折南直至茅津渡,应为35公里。”“狭义的虞坂——颠軨坂,系以古虞城亦即大体以中条山为界,分别指古虞城以北(中条山阴坡)为虞坂,以南(中条山阳坡)为颠軨坂”。“狭义的虞坂(盐坂),由盐池东北隅东南行至古虞城,长10余公里。”“狭义的颠軨坂,即由古虞城南行,大概循当今209国道一线,经軨桥(一作峤)村、傅岩,直至茅津渡,长20公里。”
    笔者认为:颠軨、虞坂无广义,也无狭义。颠軨即軨桥,軨桥“在傅岩东北十余里”。虞坂即盐坂即青石槽所在地。“报告”有意或无意混淆“颠軨”与“虞坂”这两个明确的地理概念,随意变更和延伸“颠軨、虞坂”在地域上的准确界限,使原本清楚的历史问题复杂化,不仅给今人思想上造成了混乱,而且误导后人,贻害匪浅。
    大家知道,“坂”同“阪”,所以有些文献将“坂”写作“阪”。《辞源》释:坂,“山坡,斜坡”。虞坂即盐坂,这是三千多年来,也即虞国有史以来,当地人对自今“运城市盐湖区东郭镇磨河村东南至平陆县张店镇卸牛坪”经中条山一段古道的专称。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版《解州全志·平陆县·古蹟》,不仅列有“虞阪”条,而且附有“虞阪图”。“虞阪”条下曰:“虞坂,一名盐坂,在县东北七十里,《战国策》伯乐遇骐驥困盐车处。《水经注》虞城北对长坂二十里许谓之虞坂,今名青石槽,在车辋谷、二郎谷之东北”。 此处所说的“虞坂”或“青石槽”,“在县东北七十里”,是相对于金兴定四年所筑的平陆县城而言。从历史的角度看,虞坂称“盐坂”,实与“盐道”有关。称“青石槽”与盐道在形成过程中所进行的主要工程和其所具的地质条件有关,即在明正德八年御史张士隆凿石开槽、扩宽盐道、得通盐车之前,虞坂盐道并无“青石槽”之称。2002年10月,笔者曾对盐道进行过全程踏查。
    虞坂盐道的地理位置:在今平陆县城(圣人涧)北23公里的中条山北麓,是历史上河东盐池,自开发以来将盐运往中原的主要通道,现仍名“青石槽”。盐道从今平陆县张店镇卸牛坪西北的坪头铺下山,经“平怨地”、“儿女洞”、“锁阳关”、“青石槽”、”伯乐识马处”、“小鬼额头”、踏“三迭浪”、“猴儿牙茬骨”,避“大石斜”、过“胶泥洞”、“十八盘”至今运城市盐湖区东郭镇磨河村南山底,全长约7000米。沿途山势险峻,坡道盘曲。现存路面宽2至4米,大部分路段保存完好,从“锁阳关”南200米至“小鬼额头”下150米,长约3500米的盐道就开凿在陡峭的石崖边上。其开凿的过程是:现将石崖顺边从顶往下切,切到一定深度,顺山势削出一个六七米宽的斜坡面,然后将此坡面下凿成槽,槽底宽2至4米,上口宽5至7米,在槽的外沿,即临沟的一面,是蜿蜒崎岖的护堰,这就是闻名遐迩的“青石槽”路段。盐夫所称的“三迭浪”、“猴儿牙茬骨”等难走路面也主要分布在这一段。现在,我们还可以清楚看到虞坂古盐道在不同时期开凿时所留下的痕迹,以及当年盐车行走车轮碾磨形成的槽痕。难怪元代诗人元好问当年过“虞坂”曾发出这样的感慨:“虞坂盘盘上青石,石上车蹟深一尺,当时骐骥知奈何?千古英雄泪横臆!”。从“小鬼额头”下100米至山底多为泥土路段,虽坡度较缓,但仍盘曲迂回,路途艰险,且没有像”青石槽”路段外侧一样的护堰。虞坂“青石槽”中段,原设有关卡,在山峰之间砖砌一洞,俨似门户。关门阳面上额石刻“古锁阳关”(8)。两边对联曰:“矗矗树屏藩南顶天柱;亭亭罗保障北护虞州”。关门阴面右下立石:“虞晋分野,平安通衢”,署“大明洪武四年(1371)六月河东卫戍使重建”。说明当年由虞国人最先开凿、最先践行的虞北通道——虞坂盐道,在晋“假虞伐虢”之前,虞国已在此设关。关里关外均由虞军把守。所谓“虞晋分野、平安通衢”,只是后世立石人对晋“假虞伐虢”之前虞晋分野的假托。并不像“报告”所云:绝对是“关北属晋,关南属虞”。说明此关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晋军有可能推进到关北任何地段,直至虞坂,但非经虞国同意,难过此关,这就是“虞晋分野,平安通衢”,在此的真正含义。
    “报告”把此段路程南端延伸至古虞城,说成是“狭义的虞坂”。并引《穆天子传》“戊子,至于盬(盐池),己丑,天子南登于薄山、颠軨之隥。乃宿于虞。”为证。众所周知:《穆天子传》是一部记述周穆王事迹而带有虚构成分的传记作品。以其佐证历史,不足为凭。况即便以此为据,并不能说明虞坂也包括颠軨。假若当时周穆王真的南登于薄山、颠軨之隥,也完全有可能在领略了颠軨风光之后,而“乃宿于虞”。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版《解州全志·平陆县·古蹟》所附“虞阪图”描绘的内容,恰恰与笔者实地踏查的结果相吻合。此图以瞬间特写手法,描绘出:虞坂自上而下,山势险峻、坡道盘曲,盐道上驴驮马载,车马喧嚣之景象。图上绘盐夫7人,驮队3支,盐车3辆、驴、马8头。全图构思巧妙、布局合理。看图读画,似脑中过影:运盐的驮队、车辆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正自磨河村南入虞坂,通过“十八盘”、“胶泥洞”、“大石斜”、“小鬼额头”进入“青石槽”,穿过“锁阳关”,抵达卸牛坪。图的左下方绘有房屋、中下方绘有石桥、桥涵下正潺潺流水,桥面西边绘有一盐夫正牵着一头身驮盐袋的毛驴将要通过桥面,准备上山,桥东头有一个刚刚下山拉着空车的盐夫,恰遇桥头一段缓坡,双手握辕,正用力拽车,此乃盐队经磨河村南之缩写。图的中心画面:驴、马、车辆、以及驱赶驮队、车马的盐夫忽隐忽现,出没于回峰路转之间。图的左上方,在两座山峰之间,绘有一道“关卡”,“关卡”下为一石砌或砖砌的过洞,洞顶有房屋建筑,俨然“古锁阳关”真实之写照。
    由此可见,“虞坂”是专指“虞城”北之中条山北麓的二十里长坂坡而言。由于古盐道经此,故又有“盐坂”之称。所以说,“虞坂”即“盐坂”,即“青石槽”之所在地。其地域并不包括现山西省平陆县张店镇卸牛坪至古虞城一段,更不可能延伸至颠軨,甚至将傅岩与茅津也包括其内。尚若如此,虞坂与颠軨的地理界线如何划分?傅岩与茅津的地理界线又在哪里?“报告”中把几个素不相干的地理概念混淆在一起,其结果只能引起人们对“假虞伐虢”之战的在地域概念认识上的混乱。

下一页

注释:
(1)靳生禾、谢鸿喜:《晋“假虞伐虢”古战场考察报告》《太原大学学报》2007年1期。
师还途中,又一夕灭虞。《左传·僖公五年》云:晋侯复假道于虞以伐虢。宫之奇谏曰:“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从之。晋不可启,寇不可玩。一之谓甚,其可再乎?谚所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者,其虞、虢之谓也。八月甲午,晋侯围(虢都)上阳。……冬,十二月丙于朔。晋灭虢。虢公丑奔京师。师还,馆于虞,遂袭虞,灭之。
(2)邹衡:《晋国早期都城遗址的发现与发掘及其学术意义》 《文物天地》1998年1期。
(3)(4)陈梦家:《虢国考》《燕京学报》1962年1期。
(5)梁宁森:《虢城、焦城与陕城考》《华夏考古》2008年2期。
(6)a.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三门峡市文物工作队:《三门峡上村岭虢国墓地M2001发掘简报》《华夏考古》1992年3期。b.姜涛 王龙正:《打开虢国神秘之门——三门峡上村岭虢季墓》《中国十年百大考古新发现》文物出版社2002年5月版297~303页。
(7)王龙正 姜涛:《出土器物最多的西周国君墓——三门峡上村岭虢仲墓》《中国十年百大考古新发现》文物出版社2002年5月版337~341页。
(8)卫斯:《平陆虞坂古盐道》 《 山西日报 》 2002年11月29日c4版。


作者简介:

卫斯(1954——)男,山西平陆人,自由学者。原工作于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系山西省委直接联系的高级专家、终身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研究方向:西域考古、中国古代科技史、中国文明起源。作者邮箱:sivvei@yahoo.com.cn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津ICP备050038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