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历史文化名城的陨落

 作者:潘嘉来

  "一个世纪以来,充满魅力的中国建筑和城市逐步消失了。"

  杭州的西湖,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开始在沿湖地区建高层建筑,为此全国120多个知
名专家两次联名呼吁政府采取措施予以制止,没用。原来的杭州城号称"三面湖山一面城",现在都成了"一面湖山一面墙"了,这几十幢高楼不拆掉,杭州就上不了"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名录"。世界上缺的不是高楼大厦,而是那些蕴含着各民族深厚历史文化的建筑。

  城市历史保护规划工作有四大误区:第一是缺乏起码的历史文化知识,导致忽视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其次,不懂历史名城保护和规划,错误决策,导致建设性破坏;再者,先前规划定的东西,将错就错很难更改;最后,教育的失误是最大的失误。   --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

  尽管近年来城市建设日新月异,但是各类城市"千佛一石",到了庆春路(杭州20世纪90年代拓宽的一条商业街)并不知道到了杭州,这类例子不胜枚举。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国梁

  历史,是一条流动的长河。建筑,是人类历史文化的空间载体。过去的过去、今天的今天、乃至将来的将来,都是有缘由的。城市建筑空间语汇无声地记载着这种渊源,在社会的变迁与发展中传承着我们先辈们的智慧与适应自然、顺应时事的空间构筑能力。是珍惜?是放弃?如何才是我们正确地善待我们中华民族建筑历史积淀的适宜方法?   珍惜历史--以今天和明天的名义!

  --《万科周刊》

  在人们的记忆中,杭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凭借并吞六国的余威,率领浩浩荡荡的船队出游东南,十一月到达钱唐(杭州古称)。船队到达钱江岸边时恰逢潮涨,面对汹涌的滔滔江水,秦始皇命人将大船缆系在宝石山下的一块巨石之上,自己登上峰顶眺望渡江的通途。就这样,二千二百年前秦始皇在不经意间将自己的脚印留在了杭州的土地上。

  公元589年,隋文帝废钱唐置杭州,"杭州"作为地名延用至今。公元591年,杨素建杭州城,周长三十六里九十步,城垣东临盐桥河(今中河),西濒西湖,南达凤凰山,北抵钱唐门,东划胥山于城外,西包金山、万松岭于城中。设有钱唐门(至清犹存)、盐桥门、炭桥门、凤凰门。

  杭州建城(有文字记载),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了。

  公元610年,隋炀帝令开凿京口(今江苏镇江)至杭州的江南运河,长800余里,宽10余丈,能通龙舟,并在沿途设置了驿馆。在工业文明兴起之前(以蒸汽机与火车为代表),大运河是沟通中国南北最为重要的水运交通线,杭州是大运河的南方起始点,是沟通南北的交通枢纽"水居江海之会,陆介两浙之间",其政治与经济的重要地位突显了出来,为杭州日后成为东南大都会奠定了基础。

  公元822年,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杭州的湖光山色深深地打动了白居易,令诗人呤诵不绝。此后,杭州和西湖便成为了历代诗人歌唱的对象,"山水之美名天下"杭州成为了中国人心中最美的城市。

  五代十国时,杭州是吴越国京城。吴越王钱氏曾先后两次扩建杭州城,"钱氏发民夫二十万及十三都军士筑杭州罗城,周七十里。"使杭州城区扩大了一倍。

  钱氏建宫室于凤凰山麓,一承"南宫北城"的古制,并形成了以盐桥河为走向的城市中轴线。吴越国时杭州的城市布局经历了从坊市制向坊巷制的过渡,坊巷与官府、酒楼、茶馆、商铺、寺观相杂处,坊巷布局从封闭转为较开放,从而促进了城市经济与文化的发展。这一时期长安(西安)、洛阳、金陵(南京)、扬州等都邑都不同程度地遭受了战争的破坏,而杭州"不烦干戈,今其民幸富完安乐",杭州一跃成为"邑屋华丽,盖十万余家"经济发达,文化繁荣的"东南第一州"。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雷峰塔和宝石塔都是在吴越国时期建造的。这两座塔一南一北,极大地丰富了杭州城市的轮廓线,使西湖山水与杭州城区遥相呼应,婀娜多姿。树立了杭州江南水城特色、园林风貌;城市与自然风光相得益彰、景色秀丽、经济文化发达的东南大都市形象。   公元1138年南宋定都杭州,杭州成为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全国第一大州。"十二世纪的世界各国,以南宋最为繁荣富盛,故南宋的第一州,实即世界的第一大都会"。南宋在吴越子城基础上修筑皇宫,"周回九里"。同时"外城大有更易"杭州城比吴越国时期更为扩大了。南宋时杭州有钱湖、清波、丰豫、钱塘、东城便门、候潮、保安、新门、崇新、东青、艮山、嘉会、余杭十三座旱城门,另有保安、南水、北水、天宗、余杭五座水城门。城"街市纵横,里巷连毗""珍异所聚,商贾并凑",买卖交易日夜不绝,日市方罢夜市又开;夜市将息早市又起。据《梦粱录》记载当时杭城有碾玉作、腰带作、裱背作、油作、木作、砖瓦作、石作、竹作、漆作、裁缝作、打纸作等二十二种匠作坊。杭城丝织业最为著名,南宋时城中有丝绸店铺约一百零六家,著名的有清河坊顾家彩帛铺;盐桥下生帛铺;铁线巷生绢一红铺;其他还有刘家、吕家、陈家彩帛铺,这些商铺亦卖亦产主要有绫、罗、锦、纱、绢、绸等品种。自五间楼北到官巷南街,有金银钞引交易铺百余家,门前罗列金银器皿和奇珍异宝,"江商海贾"云集,买卖动辄以万贯计。城中酒肆、茶坊遍布坊巷间,灯红酒绿顾客日夜盈门。南宋君臣在杭州大兴土木,营建园囿。西湖周围御园、王府、园林不知其数,民间豪富之家的贵宅、宦居、幽园、雅室也有百余处之多。正如诗句所说"一色楼台三十里,不知何处觅孤山"。南宋杭州不愧为是世界上最繁华美丽的都市。

  宋以降,杭州城虽然多次遭受战乱和火灾,但城市格局没有发生大的改变,经济文化事业依然兴旺发达,杭州始终是东南大都市。元代,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游记中赞叹杭州"无可置疑是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城市"。明代,张岱、徐渭等名士游西湖,留下了"十里荷花两桨人"的诗赞。清代,康熙五次、乾隆六次到杭州,感叹杭州"山川之佳秀,民物之丰美"。

  令人遗憾的是,杭州作为一座能够与欧洲任何古城比美的历史文化名城,在最近一百年的时间里,一点一点地从我们的眼前消失了。这一份历史文化遗产经我们的手毁坏和流失,我们将何以面对祖宗,又何以向子孙交代?

  对杭州古城的破坏始于民国初年。

  1913年(民国二年),有计划地拆除了旗下营(满城)和清波、涌金、钱塘城门、城墙,改建道路。随后又拆除了凤山、武林、望江、艮山、候潮五门。

  1917年,浙江都督杨善德买进一辆汽车,随即下令大规模修筑道路,共建成道路13条,路面宽6.40米,总长5707米,使杭州古城中心区域城头巷、佑圣观、板儿巷一带的传统格局受到不同程度的改变。1920年,浙江省议会作出决议修筑杭州环湖马路,在西湖周围和中心地带修建了圣塘路、白公路、岳坟路、灵隐路。

  在这几次修路中,杭州城区和西湖风景区的古桥梁为适应开通汽车,都被改建或重建,失去了原有风貌。其中苏堤六桥、西泠桥和白堤两桥改石阶踏步为斜坡桥面。开元桥、丰乐桥、泗水芳桥、荐桥、卖鱼桥、盐桥、菜市桥、横河桥、梅东高桥、新宫桥、普安桥、宝善桥、有玉桥、庆春门桥、清泰门桥、章家桥、流金桥、江涨桥先后被改建成了钢筋混凝土平桥。被改建的原木桥有延龄桥、定海村桥、过军桥、屏风桥、九溪桥等。数年后又填埋运司河、涌金池、三桥址河、浣纱河筑路,拆毁古桥24座。这样,杭州古桥已几乎被毁尽,杭州失去了江南水城风貌。

  1924年7月25日下午,雷峰塔崩塌。1933年对仅存的宝石塔砖砌塔身进行了重修,致使宝石塔也失去了原意,面目全非。这次重修改变了砖砌塔身的形制,不仅斗拱无所依托,像蝴蝶贴壁,偌大的倚柱立在细小的齐心斗上,柱头也没有承载任何东西,成了建筑界的一个笑话。

  杭州古城门、城墙的拆毁和雷峰塔的倒塌,改变了一千多年来形成的杭州古城与西湖山水的轮廓线,使杭州城区景观和西湖风景区的审美价值大打折扣,同时也打破了西湖景区与城区的界线,为日后城区的盲目扩张提供了可能与方便。

  到了这时候,杭州和西湖的历史面貌已经遭受了巨大的破坏。李叔同先生(弘一法师)1912年曾来杭州任教,他常去钱塘门外的景春楼吃茶,凭栏眺望西湖景致。

  闲暇时也与新朋旧友浪迹湖山,高谈阔论。杭州和西湖之美给李叔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然而,三十年代当李叔同再来杭州时,杭州的变化令他大大地失望了:"西湖边上的马路、洋房,也渐渐修筑得很多,而汽车也一天比一天地增加。回想到我以前在西湖边上居住时,那种闲静幽雅的生活,真是如同隔世,现在只能托之于梦想了"(李叔同《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根据苏联专家的意见,将杭州城市的性质定为"风景休疗养城市",各大单位在西湖风景区建造了一批疗养院。西湖周围几处著名的私家园林也被改建成高级招待所和宾馆,园林的原来面貌已不存。

  1958年开始拆除东城、西城、北城的残存城垣,在城墙旧址上修筑了环城东路、环城西路和环城北路。1970年鼓楼被拆除(吴越国时为子城南门、南宋时为朝天门),这样杭州的陆上城垣就被拆尽了。

  国务院曾对杭州和西湖周边地区的建筑物高度有过硬性的规定,认为不适宜建高层建筑。同时受到当时经济发展能力的局限,杭州到七十年代末城市历史街区和城市传统中心区仍然保存完好,保持着从吴越国到南宋、明、清以来的传统格局和历史面貌。1958年,杭州上城区境内有私有房产139.5万平方米,大多建于清代和民国初期。杭州下城区境内建于宋代之前的道路有褚家塘、七宝寺巷等6条;建于宋代的有御街北段、余官巷等70条;建于元代的有广福路、叶面巷等6条;建于明清两代的有青云街、白井儿头等73条。在一个区的范围内就有古街道及遗址155处之多。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了杭州。这位来自建国历史只有两百年国度的总统先生,在离开杭州时丢下了一句话:"美丽的西湖,破烂的城市"。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几任杭州父母官的心,并且成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杭州城区盲目扩张的"口舌"。

  杭州古城的最后消亡是从1979年开始的。1979年之后杭州新建建筑面积在1.5万平方米以上的居住小区有47处,规模较大的有朝晖小区、古荡小区、翠苑小区等。此时城市住宅业刚刚启动,受开发成本等因素的影响,小区大都建在老城边缘的农田和闲置土地上,这些住宅楼的层高也都在8层以下,对古城区的影响不大。

  从1986年起,杭州市提出了"住宅建设实行改造旧城与建设新区相结合,以改造旧城为主"的方针。住宅建设进入了城市历史街区,先后开发了大学路、十五家园、松木场和江城路中段等地区,占地1007亩,规划建筑住宅61.5万平方米,配套设施15万平方米。尚待开发的有东园、长庆、华藏寺巷、西牌楼、武林、观巷、箭道巷、上马坡巷等11个小区。1993年,杭州市决定用8年时间基本完成市区旧城改造任务,旧城改造全面启动。"从1993年起,每年需拆除近100万平方米旧建筑,同时配套建设新住宅120万平方米,彻底摘掉'美丽的西湖,破烂的城市'这顶帽子"。一时间杭州市区大片大片的历史街区和传统民居群被写上了大大的"拆"字,随后即被拆除。据不完全统计,到1999年底经审批许可拆迁旧房面积670.21万平方米,其中1999年度拆除旧房119万平方米,拆迁居民(单位)1.24万户。

  1999年拆迁作业已经进入了杭州城市传统中心区的河坊街和吴山区块,上半年,河坊街一侧的清代、民国建筑和传统店铺已被拆除大半,据说规划在这一传统街区修筑一条快速公路。后经新闻界和民间人士的奔走呼吁,工程总算停了下来,为杭州留下了最后几条传统街道。

  这样,从1913年到1999年,杭州的古建筑、历史街区和城市传统中心区就几乎被拆空毁尽了。我们在拆毁古城和历史街区的同时,也自己给自己摘掉了"历史文化名城和七大古都之一"的桂冠!

  2000年10月21日傍晚,对杭州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热闹的夜晚,一个小时之后西湖上空会升起无数让人眩目的五彩礼花。此时,城东有一辆大轿车静静地驶入了杭州城区,车内座有联合国遗产中心顾问阿兰·马兰诺先生、联合国亚太中心主任明嘉扬女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官员景峰先生、世界银行代表张准先生以及曾为平遥古城和周庄保护作出杰出贡献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先生。专家们的话题只有一个,这就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让人遗憾的是他们的目的地并不是杭州,他们只是路过杭州,仅在杭州借宿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他们将赴乌镇、南浔、西塘、周庄、同里、直六个古镇考察,并为六个古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做前期准备工作。有一个即将发生的事实是我们现在就要作好心理准备去接受的,这就是浙江省第一个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的地方很可能不是杭州和西湖。   不但如此,专家们还认为,因为杭州古城和历史街区的消失,杭州和西湖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过程中会遭遇难以逾越的障碍。因为我们对历史不够尊重,对文化遗产不够爱惜,杭州和西湖有可能会失去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资格。   这是我们自己酿成的苦酒,只能自己喝下去,是怪不得别人的。近年来,在面对城市化发展与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之间关系的时候,我们没有能够充分认识到古城和传统街区是中国历史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历史遗留下来的城市和地上建筑是人类共同的宝贵财富,是最具价值又不可再生的经济和文化资源。历史是不容隔断的,不尊重历史的人最终将受到历史的嘲弄。

  杭州古城──"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城市"的陨落;"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名存实亡,这个教训是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的!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