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年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1998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章程 历年十大考古发现名单
 
2011年十大考古发现
  经过一天半的演示汇报和评委的认真评议投票,公众关注持续月余的201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于4月13日揭晓。河南郑州老奶奶庙旧石器时代遗址等十个项目被评为2011年度最为重要的十项考古发现。

1、河南郑州老奶奶庙旧石器时代遗址

发掘单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郑州市二七区文化旅游局
发掘领队:张松林

简介:

  老奶奶庙遗址位于郑州市西南郊、二七区侯寨乡的樱桃沟景区内。在50平方米发掘范围内,发现3000多件石制品、12000多件动物骨骼及碎片、20余处用火遗迹,以及多层迭压、连续分布的古人类居住面。这处新发现非常清楚地展示了当时人类在中心营地连续居住的活动细节,同时也发掘出土一系列与现代人行为密切相关的文化遗存。老奶奶庙遗址的发现进一步将近年来在嵩山东南麓调查及发掘的数量众多的旧石器地点完整地连接起来。这些地点既有临时活动场所,也有长期居住的中心营地,还有专门的石器加工场所,以及摆放石堆与大象头骨的特殊活动遗迹。其分布明显成群组聚集,构成多个以基本营地为中心,各类临时活动地点成放射状分布的遗址群。遗址群沿古代河流两侧分布,有各自相对独立的活动领域。新发现确切证明,早在距今3~5万年前中原地区已有繁荣的旧石器文化与复杂的栖居形态。

专家点评:

  李伯谦:出土的石器、用火(塘)痕迹、动物骨骼和骨器证明,在距今4万年前人类已有了早期的聚落萌芽,且已有了中心营地和附属栖居地点,甚至还可能已有早期的信仰崇拜。
    
王新金:灰烬堆积遗迹的活动面的研究对探讨当时人类行为学提供了又一实物依据。
    严文明:这批发现证明中国核心地区有十分丰富的旧石器遗存并与中国更早的旧石器传统一脉相承。也证明东亚现代人非洲起源说不可靠,而早先吴新智等提出的“以本土起源为主、同时有少量基因交流(和文化交流)”的观点是有道理的。
    赵辉:自距今十多万年的荥阳织机洞遗址和旧、新石器之交的新密李家沟遗址发现以来,老奶奶庙遗址填补了联系二者之间的环节,建立起当地旧石器中晚期直至全新世文化的完整系列,这个系列及其所见石器技术,文化行为的演进发展过程,关系到东亚地区现代人及其文化起源的重大前沿性国际课题。


2、福建漳平奇和洞遗址

发掘单位:福建博物院、龙岩市文化出版局、漳平市博物馆
发掘领队:范雪春

简介:

    奇和洞遗址位于福建省漳平市象湖镇灶头村东北,发现于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为一处旧石器时代晚期向新石器时代早期过渡的洞穴遗址。2009~2011年先后进行了3次考古发掘,发掘面积共120平方米。
    目前已发现3处旧石器时代晚期人工石铺活动面遗迹,并出土打制的石制品200余件,少量打制骨器及哺乳动物化石等。石制品属典型南方砾石石器传统。
    新石器时代遗存可分为两期,第一期重要遗迹有火塘、红烧土堆等;遗物以打制石器为主,少量简单磨制石器及陶片、骨制品、动物骨骼、人牙、煤矸石等。
    新石器时代第二期的遗迹有火塘、灰坑、房址、灶、沟等。居住面主要是由砂质土及烧土平整填垫而成,上面发现木骨泥墙的残块;磨制石器显示其磨制技术也较成熟;陶器纹饰有斜向交错绳纹、刻划纹、锯齿纹、戳点纹、压印纹、指甲纹等丰富内容;出土了两具较完整的成年人颅骨及部分肢骨;动物骨骼有犬、猪及其它哺乳动物骨骼与鸟类、龟鳖甲、鱼骨等;还出土了两件精美的艺术品:由砂岩磨制的鱼形雕刻钻孔饰件与通体磨制的骨管。
    奇和洞遗址是福建地区最早的新石器时代土著文化,它的发现填补了福建乃至中国东南区域史前文化新、旧石器过渡阶段的空白。

专家点评:

    张学海:旧新石器时代的转换和两者的时间界标,是备受关注的国际性考古学核心课题。课题的解决,有赖于找到具备连续性文化堆积、包含了具有明确地层叠压关系的必要遗存证据的遗址。这种遗址极罕见,奇和洞则是这样的理想遗址。
    高星:奇和洞遗址具有多个石化层位,对研究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打制技术向磨制技术的发展,早期陶器的发明,海峡两岸的远古人群迁徙和文化交流,建立中国东南的史前考古学体系,具有重大价值。
    傅宪国:奇和洞遗址包含了古代人类生存演化、行为方式、技术发展等重要信息;其中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是目前福建境内新石器时代最早的代表之一。此外大量水、陆生动物遗骸的发现,对了解和复原当时的生态环境及人类生存方式以及当地生态环境的变迁等具有重要意义。
    吴春明:奇和洞遗址为研究华南地区万年前后的文化传承、变迁提供了重要资料。距今8000多年的人类骨骼为华南同类遗址中所罕见,是研究早期现代人的分布、空间类型及探索华南新石器时代与青铜时代土著人产生的重要材料;块根类植物与禾本科植物的淀粉粒遗存,是研究华南新石器时代早期植物利用与农业起源的重要证据。

 

3、浙江余杭玉架山史前聚落遗址

发掘单位: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江南水乡博物馆
发掘领队:刘斌

简介:

    玉架山遗址共发现了由六个相邻的环壕围沟组成的良渚文化完整的聚落遗址,总面积约15万平方米。目前已发掘面积近19000平方米,共清理良渚文化墓葬397座、灰坑21座,建筑遗迹10处,出土陶器、石器、玉器等各类文物4000多件。
    从目前已经发掘的5个环壕的情况看,玉架山遗址各环壕内的墓葬均有高低不同的等级,年代上大致贯穿了良渚文化的始终。该遗址是迄今为止清理良渚文化墓葬数量最多的遗址。在遗址周边约20平方公里范围内,经调查和发掘的良渚文化遗址已经有20多处。表明该区域存在着一个较大规模、较高等级的仅次于良渚古城地区的——良渚文化的中心聚落。
    玉架山遗址首次发现的由六个环壕组成的完整的聚落,第一次为我们揭示出了良渚文化社会的一个基本单元,六个环壕应该代表了六个相关的氏族,而这6个氏族共同组成一个完整聚落。而且从6个环壕的面积大小、分布位置和墓葬等级等方面也可以看出它们之间的不同地位。玉架山遗址的发掘为我们研究良渚文化的社会组织结构,人口数量,氏族内部和氏族之间的等级关系等都提供了全新的材料和视野。

专家点评:

    张庆捷:这种聚落模式是首次发现,对进一步探研良渚文化的内涵及其早晚演变有很重要意义,对当地氏族关系的研究也有一定意义。
    李季:浙江余杭玉架山史前聚落的发掘,揭示了良渚文化比较完整的一处聚落遗址的面貌,这对于我们一直基本囿于墓葬材料分析良渚文化的社会形态等,确实开拓了一片全新的天地。至于6个相近的环壕所分割的单元如何分析,更是给我们提出了非常有意义的研究课题。何况年代跨度基本涵盖良渚文化时期,是2011年田野考古的一大亮点。

 

4、内蒙古通辽哈民史前聚落遗址

发掘单位: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科左中旗文物管理所
发掘领队:吉平

简介:

    哈民聚落遗址位于大兴安岭东南边缘,松辽平原西端,科尔沁草原的腹地。遗址总面积10万余平方米。2010和2011年的发掘,揭露面积达4000多平方米,总共清理房址43座、灰坑38个、墓葬6座、环壕1条。出土陶器、石器、骨器、蚌器和玉器等近千件遗物。
    发现有7座房址屋顶保留着塌落的木质构架痕迹。此外,F40居住面上清理出土了98具人骨,场面触目惊心。据现场情形分析,这不是正常死亡,这里也不是死亡的第一现场。死亡原因,推测有战争、瘟疫、内部冲突、祭祀、自然灾害等等。
    哈民聚落遗址的发掘,首次发现这类遗存的原生堆积,东-西方向成排分布的房址,排列整齐,门道朝向统一,外围挖筑圆形环壕围护着整个聚落。科尔沁沙地厚厚的风积沙层,很好地覆盖了史前瞬间的原生状态,因而各类遗存非常丰富。过火后坍塌的房屋构件,保存相当完整,大批罕见的非正常死亡人骨遗骸,均表明遗址是因遭遇突发事件而废弃,因此说这是一处凝固了历史瞬间的稀有场所。
    哈民聚落遗址所揭示的独特文化面貌,使发掘者认为其可命名为一种新的考古学文化。

专家点评:

    朱泓:哈民遗址是近年来在科尔沁沙地腹心地带的一项重大考古发现,向世人展示出一种新的考古学文化遗存。几座保存有房屋木质梁架结构的房址,为今后科学的复原史前房屋的建筑方式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证据。房址中大量人为弃置的先民遗骸,为我们研究该聚落废弃的原因提供了极好的资料。
    李水城:仅从目前已经发现的部分已相当令人震撼,其中存留遗骸近百人的房屋,其谜底给人以巨大的想象空间。这种以往罕见的文化遗存,也为探讨这一区域与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以及东侧的韶山文化的关系等提供了重要的资料,是了解北方文化通道的关键地点。
    王毅:哈民史前聚落遗址所揭示的遗存内涵及其丰富,遗迹和遗物的规格高。发掘思路及手段有创新,在7座房屋中发现了较完整的房屋顶部木质结构,再现了新石器时代半地穴式房屋的构筑框架情况。97具人骨遗骸,反映了当时复杂的部落生存景象。堪称中国新石器考古的惊天大发现。

 

 

 

5、四川宜宾石柱地遗址

发掘单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发掘领队:周科华

简介:

    石柱地遗址地处金沙江北岸一至五级台地,遗址分布面积约10万平米。2010年6月至2011年11月进行了4次考古发掘,共清理新石器、商周、战国秦汉、明清各时期遗迹800多个,采集了大量土样、炭样、动植物标本,出土有大量陶器、铜器、铁器、石器等。
    石柱地遗址分布面积之大、文化堆积丰富、时代跨度时间较长,在川西南乃至金沙江流域是首次发现。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存进一步补充了新石器时代文化在川南地区的资料;商周时期文化遗存的发现填补了川南商周时期考古学文化的空白,对于研究川南金沙江下游新石器至先秦时期的考古学文化及构建四川该时期的文化谱系有着重要的意义。而发现的大批战国秦汉墓葬,文化内涵丰富,跨度长,墓葬形制多样,出土器物体现巴蜀文化、石棺葬文化、中原汉文化等多种文化因素,足见该区域为蜀人南迁路线上的重要节点,也更说明该区域正处在文化交汇的漩涡地带。

专家点评:

    李水城:宜宾在历史上一直是川南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和重要的交通枢纽。近年来,随着金沙江下游水库的修建,为此展开的考古发掘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填补了该地区近5000年的考古学文化空白。
    石柱地遗址发现了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商周、战国至秦汉以及明清时期的一大批聚落和墓地遗址,这是继叫化岩遗址以后向家坝水库淹没区取得的又一重大考古收获。考古资料证实,早在史前时期,当地土著族群就在自身文化基础上汲取了来自成都平原和三峡地区的不同文化因素,并融合形成了具有川南金沙江流域特色的考古学文化,并将这些文化因素继续沿江向西南地区施加强力的影响。商周秦汉时期,此地相继出现了巴蜀文化、石棺葬文化和中原汉文化等不同来源的族群文化,显示出这一重要文化交汇地带所具有的强大的文化吸附和融合能力。
    作为川南历史文化重镇,宜宾从很早就开始与西南的云贵地区乃至东南亚一带存在密切的茶马盐贸易活动,巴蜀与滇缅族群也长期存在着经济和文化的互动。石柱地遗址的考古发掘成果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并以大量的考古实物资料证实,宜宾正处在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位置,这里不仅仅是研究蜀人南迁的一个重要落脚点,也是研究我国西南地区乃至南北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地点。

 

 

下一页

 

版权所有: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