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年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1998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章程 历年十大考古发现名单
 
2012年十大考古发现
  经过一天半的演示汇报和评委评议投票,2012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于4月9日揭晓。

1、河南栾川孙家洞旧石器遗址

发掘单位: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栾川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发掘领队:史家珍

简介:

  栾川孙家洞旧石器遗址位于洛阳市栾川县栾川乡湾滩村哼呼崖的断崖上。2012年5~10月,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后,联合栾川县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开始对该洞穴遗址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此次发掘发现有古人类化石、石制品、大量的动物化石和动物粪便化石等。
  孙家洞遗址位于秦岭以南、淮河以北,地理位置独特,处于中国自然地理南北分界线上,是气候和自然环境的过渡地带,该区域是人类迁徙演化和动物群交流的通道,对于研究过渡区域动物群面貌、动物地理区系演化、古环境变迁和南北方古人类文化的交流有重要作用。
  孙家洞遗址出土的中更新世时期古人类化石对于近年来国际古人类学界直立人演化和现代人起源的研究有着重要作用,也为研究古人类的个体发育及系统演化问题提供了化石依据。
  动物化石的大量发现和研究不仅有助于遗址周边区域古环境的分析与重建,同时通过现代埋藏学和动物考古学方面的深入探讨,为研究古人类生存模式、栖居形态以及群体组织等国际动物考古学热点问题的探讨做出积极贡献。

专家点评:

  伊弟利斯·阿布杜热苏勒:河南栾川孙家洞旧石器遗址主要发现了6颗人牙化石,是河南省境内发现的第一个含古人类化石的洞穴遗址,填补了中原地区在洞穴中发现古人类的空白,是一处内涵丰富的旧石器时代遗址。
  丘刚:该遗址文化堆积有序,出土遗物丰富,具有相当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为考古学、人类学、古生物学、地理学等诸多学科提供了重要的材料。“直立人栾川种”是研究东亚地区人类起源及演化的重要新材料。遗址中出土的几十种脊椎动物化石有望成为中国境内重要的动物化石群之一,对研究华北乃至中国第四纪古生物的演化、古气候古环境的变化等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2、江苏泗洪顺山集新石器时代遗址

发掘单位: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泗洪县博物馆
发掘领队:林留根

简介:

    顺山集遗址位于泗洪县城西北梅花镇境内重岗山北麓坡地之上。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泗洪县博物馆于2010、2011、2012至2013年初对其进行了三次发掘,确认其为一处距今8000年的环壕聚落,遗址总面积达17.5万平方米。清理出包括92座新石器时代墓葬在内的一批重要遗迹与遗物。
    顺山集一二期文化遗存,在环壕聚落、圆形地面式房址、使用磨盘磨球等生产工具、种植水稻等方面具有鲜明的文化特色,具备固定的陶器组合、自身独特的文化面貌、明确的时代分期和特定的分布范围。顺山集一二期文化遗存与后李文化、裴李岗文化、彭头山文化等有一定的联系。一二期遗存出土碳化稻经碳十四测定,距今约8100~8300年。三期遗存具有若干跨湖桥文化、城背溪文化及皂市下层文化等因素,年代亦相当,距今7000年前后。
    顺山集遗址的发现与发掘是近年来淮河中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期偏早阶段考古的重大突破,它的发现,为我们进步认识和厘清该区域史前文化谱系、探索中国东部地区文化间的交流与融合提供了新的实物材料和契机。大型环壕聚落的发现,填补了淮河中下游地区该时期环壕聚落考古的空白。同时为探讨该区域史前环境变迁、种群迁徙及人地关系等诸多问题提供了新线索。

专家点评:

    宋建:该遗址代表了一支新的并且十分重要的考古学文化:在时间上把江苏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向前推了一大段;在空间上,位于淮河下游,是研究淮河流域新石器文化谱系的重要新发现;文化内涵比较单一,基本上没有被晚期严重破坏,十分难得;在周边还发现多处年代和文化属性相同的遗址,构成一个遗址群,为开展这一区域的聚落形态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
    高蒙河:遗址所出距今七八千年的环壕聚落和大量遗物,填补了淮河下游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存等发现和研究的空白,对中国东部地区、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等广大区域早期新石器文化研究具有里程碑式的价值和意义,对中国新石器时代前期的考古学文化研究将会产生重要的学术影响。
    杨晶:该遗址是目前已知淮河流域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存,填补了苏鲁豫皖交界地区距今7000~8000年这一时段史前考古学文化的空白。

 

3、四川金川刘家寨新石器时代遗址

发掘单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阿坝州文物管理所、金川县文物管理所
发掘领队:孙智彬

简介:

    刘家寨遗址是近年四川新发现的一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位于阿坝州金川县二嘎里乡二级阶地刘家寨,2011年9~11月、2012年5~9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阿坝州、金川县文物管理所对该遗址进行了全面揭露,计3500余平方米,共清理灰坑278座、灰沟1条、房址20座、窑址26座、灶12座、墓葬2座。出土大量陶片、动物骨骼、石制品。
    刘家寨遗址早期层位文化面貌与甘肃东乡林家遗址、大地湾、师赵村遗址的同期遗存相近;晚期层位中部分陶器体现半山文化因素。不过,与之相比,刘家寨遗址未见彩陶尖底瓶、宽沿盆、陶刀等,却有小型直筒罐、戳印圆圈纹陶器、多孔石刀等,是为自身特色。
    多学科、多方法结合的科学发掘促成刘家寨遗址人工、自然遗存丰富程度远超川西北地区已发掘的同时期遗址,这对深入研究马家窑文化地方类型和分布区域诸问题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遗址晚期出现壶,且部分尖底瓶底明显可见套接工艺,对研究彼时由瓶向壶演变提供了珍贵实物资料。遗址位于大渡河上游,为横断山区文化交流、传播研究提供了新材料,对构建四川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时空框架起到标杆作用。

专家点评:

    李水诚:这是一处范围不大但出土物丰富而且十分重要的遗址,对探索史前时期东西南北之间的文化交流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首次在川西北大渡河上游的大小金川一线发现了距今五千年前后的马家窑文化,将这一文化的分布范围进一步扩展至大渡河上游的甘青川接壤一线;不仅证实了自甘南至川西北地区史前文化的交往线路,并以考古实物确认了这个史前通道的创始时间在距今五千年上下;其地理位置暗示这一区域与青海东南部及黄河上游一线存在可能的文化传播孔道。
    于志勇:该遗址是四川境内一处极为重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为研究当地新石器时代晚期考古学文化及交流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4、陕西神木石峁遗址

发掘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榆林市文物考古勘探工作队、神木县文体局
发掘领队:孙周勇

简介:

    2011年,陕西省、市、县三家单位组成联合考古队对神木石峁遗址开展了区域系统考古调查,发现了保存较好的石砌城墙,以及城门和疑似“马面”“墩台”“角楼”等城防建筑。2012年的复查确认了石峁城墙保存基本完整且大致可以闭合,并构成由“皇城台”、内城和外城三个层次组合的石峁城址,城内面积在400万平方米以上。
    2012年重点发掘了外城东门址,揭示出一座体量巨大、结构复杂、筑造技术先进的城门遗址,包含内、外两重瓮城、砌石夯土墩台、门塾等设施,出土了玉铲、玉璜、壁画、石雕和陶器等龙山晚期至夏时期的重要遗物。外城东门位于外城东北部,门道为东北向,由“外瓮城”、两座包石夯土墩台、曲尺形“内瓮城”、“门塾”等部分组成,这些设施以宽约9米的“『”形门道连接,总面积约2500余平方米。从地势上来看,外城东门址位于遗址区域内最高处,地势开阔,位置险要。
    石峁遗址系目前国内所见规模最大的龙山时期至夏阶段城址。它的发现为研究中国文明起源形成的多元性和发展过程提供了全新的研究资料,对进一步理解“古文化、古城、古国”框架下的中国早期文明格局具有重要意义。

专家点评:

    严文明:近年在陕北发现一大批新石器时代遗址,说明当时气候条件比较好才会有发达的新石器文化,其中心就是神木石峁。从出土遗物看,可能与山西中部陶寺文化有较密切的关系,对之后的二里头文化也有一定影响。希望能切实保护,还要进行有计划的勘探和重点发掘。在此基础上进行深入研究,必将收获更加重大的成果。
    刘绪:神木石峁龙山至二里头文化时期山城遗址的发现,无论规模之大,建筑之精,保存之佳以及内涵之丰富,在同时期遗址中都是非常罕见的。为探讨中华早期文明提供了难得的材料,其所在位置具有特殊的意义。
    刘斌:该遗址以往出土的良渚文化等玉器对于了解中国传说时代三皇五帝的民族大融合的历史,对于了解中华文明从多元到一统的发展史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郭伟民:石峁遗址是新石器时代考古的重大发现,虽然它的建造方式、布局、功能还有待进一步的考古工作去落实,但目前已经揭露出的相关遗存已经显示出这个遗址的内在魅力,相信它在中国文明起源与发展中曾扮演过重要角色。

 

5、新疆温泉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

发掘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博物馆、温泉县文物局
发掘领队:丛德新

简介:

    阿敦乔鲁遗址及墓地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2012年6~9月,由阿敦乔鲁项目组对遗址和墓地进行了大面积的发掘工作,共发掘了3座相互连属的房址和9座墓葬。全部发掘面积近1500平方米。获得了一批陶器、石器、石人以及铜器小件、包金耳环等珍贵遗物。
    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是近年来新疆发现的重要的青铜时期的遗存,其年代测定为公元前19世纪至公元前17世纪,属于青铜时代早期,填补了新疆青铜时代早期遗址的空白,为揭示出西天山地区青铜时代遗址的具体面貌提供了一批全新的、重要的材料。
    从遗迹的建筑规模及建筑特色等方面看,阿敦乔鲁遗址很可能是博尔塔拉河流域具有中心性质的祭祀或举行重要仪式活动的场所,显示出了很高的文明程度。
    阿敦乔鲁考古工作的意义还在于首次在新疆确认了相互关联的早期青铜时代的遗址和墓地的共时性,为探索欧亚草原地带的古代社会发展阶段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显示了其在西天山乃至中亚地区早期青铜时代遗存中的重要位置,提升了对新疆及中亚地区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深度和广度的认知。

专家点评:

    陈同滨:新疆温泉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的发现,为西天山地区青铜时代遗址的具体面貌提供了一批全新的、重要的材料,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直接揭示了西天山地区与中亚七河流域的关联,在地区文化交流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希望考古研究进一步就石围建筑群和石围石棺墓的形制渊源与传播范围开展进一步的分析研究。
    水涛:新疆西北部地区过去对青铜时代早期的文化遗存虽有一些零星的发现,但是并未做过系统的考古发掘。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博拉提三号墓群的发掘揭示了这一广大区域内距今3500~4000年前后的文化面貌。特别是大型石构建筑遗迹与墓群相互关系的确认,为这一地区若干石构建筑遗存的断代树立了标尺,为全面认识早期游牧民的经济生活方式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证据。

下一页

 

版权所有: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