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6
2015
2014 年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1998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章程 历年十大考古发现名单
 
2014年十大考古发现
  4月9日电 据国家文物局网站消息,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今日揭晓。消息称,在进行为期一天半的汇报演示后,4月9日下午,经评委会评议和投票,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最终揭晓。中国文物报社和中国考古学会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广东郁南磨刀山遗址与南江旧石器地点群、河南郑州东赵遗址、湖北枣阳郭家庙曾国墓地、云南祥云大波那墓地、浙江上虞禁山早期越窑遗址、西藏阿里故如甲木墓地和曲踏墓地、内蒙古正镶白旗伊和淖尔墓群、河南隋代回洛仓与黎阳仓粮食仓储遗址、北京延庆大庄科辽代矿冶遗址群、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十个项目当选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6、西藏阿里故如甲木墓地和曲踏墓地

发掘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
发掘领队:仝  涛

简介:

  故如甲木墓地位于噶尔县门士乡,位于传说中的古代象雄都城“琼隆银城”附近。自2012年起考古队进行了连续三年的发掘,发现了一批大型竖穴土坑石室墓葬,出土了包括黄金面具、“王侯”文丝绸、铜器等珍贵文物。
  曲踏墓地位于札达县城西郊的象泉河南岸。考古队共发现五座带有竖井墓道的洞式墓,深达5米,有单室墓和双室墓两种类型。各墓室都保存有较好的长方形箱式木棺、成组的陶器以及大量马、羊等动物骨头。木棺内有墓主人尸骨及大量随葬用品。墓主人都采用侧身屈肢葬式,周边摆放大量随葬品,包括精美的彩绘木案、方形木梳、短柄铜镜、刻纹木条、纺织工具以及大量玻璃珠、长方形木盘、草编器物和彩绘陶器等。其中天珠(蚀花玛瑙珠)、短柄铜镜、彩绘木案等都是西藏地区首次发现。
  根据C14数据,两处墓地的年代都在距今1800年左右,这一时段正是象雄国的强盛时期,其统治的区域主要在西藏西部地区。发掘表明象泉河流域是象雄国的核心区域。

专家点评:

  施劲松:2014年在阿里故如甲木和曲踏墓地发现的墓葬,揭示出西藏高原西部象雄时期和吐蕃时期的文明。两个墓地的奇特葬俗和种类丰富的遗物,反映了当时高原上的社会生活和文化面貌,并显现出西藏高原与中亚和印度等地区之间可能存在的广泛的文化交流。
  张建林:两处墓地均在西藏阿里象泉河流域,故如甲木墓地位于上游,曲踏墓地位于中游。两者地域接近,年代略同。尽管墓葬形制有所区别,但箱式木棺的葬具,侧身屈肢的葬式以及出土的人面金片饰(“金面具”)、铁剑、陶器、木器则显示出较为一致的文化面貌。出土遗物中的“王侯”汉子织锦、“天珠”(蚀花玉髓)、铜镜、木梳、玻璃珠等均表现出多种文化的因素。
  此次考古发掘的主要意义有以下几点:首先,被藏族视为神圣之物的“天珠”首次在考古发掘中出土。其次,曲踏墓地的墓葬形制与阿里地区西部遗存的古代窑洞十分相似,表明这些墓室很大程度上是仿照生前所居住的窑洞而建造的。第三,两个墓地的发现对西藏西部地区的考古学文化序列的建立有重要意义。第四,出土文物中体现出与新疆、中亚、印度等地区的文化交流。


7、内蒙古正镶白旗伊和淖尔墓群

发掘单位: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锡林郭勒盟文物局、锡林郭勒盟文物管理站、正镶白旗文物管理所
发掘领队:陈永志

简介:

  伊和淖尔墓群是目前在国内发现的纬度最北的北魏墓群,周边为典型的草原地貌环境。2010~2013年间抢救性发掘3座北魏时期的长斜坡墓道土洞墓(M1~M3),出土了保存完整的木棺和大量精美的文物。2014年发掘了2座北魏时期的长斜坡墓道土洞墓(M5、M6)和1座辽代的土坑竖穴墓(M4)。5座北魏时期墓葬分布集中,排列有序,规格较高,出土有木棺、金器、银器、铜器、铁器、漆器、釉陶器、玻璃器、丝织品、皮制品等珍贵遗物,其年代大致在北魏平城时期。这批北魏墓葬集鲜卑文化因素和欧亚草原文化因素于一体,部分遗物系中西亚舶来品,为研究北魏时期的草原丝绸之路、边疆历史及民族关系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实物材料,是近年来我国边疆考古的重要发现之一。

专家点评:

  宋玉彬:伊和淖尔墓群位位于北魏六镇及长城防御沿线以北,填补了锡林郭勒草原北魏贵族墓葬发现的空白。
  墓葬的分区面貌较为复杂。从墓葬形制、葬具、陶器的风格特征来看,与山西大同地区北魏平城时期的高等级贵族墓葬相似,表明该墓葬群与拓跋鲜卑建立的北魏王朝有着密切的政治文化联系。此外,墓葬中出土的金下颌托、金项圈、鎏金银盘、铜挂链、玻璃器则具有草原特色与浓郁的西方风格,为研究草原丝绸之路和中西方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资料。
  为研究北魏时期的高车、柔然等民族的文化特质提供了珍贵线索。从墓群分布特征来看,应属于贵族家族墓葬。参考文献资料,可能应为高车、柔然等。因此,该墓群的发现为识别这些古代民族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曹建恩:伊和淖尔墓群出土了大量珍贵随葬品,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这些随葬品既包括具有中原地区风格的漆器、陶瓷,又有欧亚草原地区风格的金下颌托、金项饰等,还有西方风格的人头像鎏金银盘和玻璃器。墓葬等级规格之高,为北方草原地区迄今发现的该时期墓葬之首。
  伊和淖尔墓群位于浑善达克沙地南缘,墓口被覆盖在近1米厚的沙土下。埋藏环境之特殊,也为研究北魏以来的环境变迁提供了重要材料。

8、河南隋代回洛仓与黎阳仓粮食仓储遗址

发掘单位: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浚县文物旅游局、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发掘领队:王  炬(回洛仓遗址)、刘海旺(黎阳仓遗址)

简介:

  隋代是我国古代大型国家粮仓建设的顶峰时期,也是我国古代地下储粮技术发展的最完备时期。作为隋代不同类型大型国家粮仓的代表——具有重要历史影响的洛阳回洛仓遗址和浚县黎阳仓遗址的首次同时发掘,以超前丰富的考古新资料全面揭示了我国古代地下储粮技术完备时期的特大型官仓的概貌和储粮技术水平。
  回洛仓遗址的发掘展示了隋代都城具有战略储备和最终消费功能的大型官仓的储粮规模和仓窖形制特征,仓窖大而深,容量大,数量更多等;黎阳仓则显示出依托黄河和大运河而具有中转性质的大型官仓的形制特点,仓窖口大而较浅,便于粮食的储备和转运等。两处粮食仓储遗址的考古发现对于研究隋代社会经济、政治、工程技术及俸禄制度等具有重要的实物资料价值,同时,也为中国大运河成功“申遗”提供了隋代大运河开凿和利用的珍贵实物证据。

专家点评:

  史家珍:作为隋代两种不同类型的大型官仓的代表,回洛仓和黎阳仓均具有明确的仓城布局和漕运线路,充分证明了与大运河之间的紧密联系,是隋唐大运河开凿的有力证据。回洛仓遗址的发掘展示了隋代都城具有国家战略储备和最终消费功能的储粮规模和仓窖形制特征等;黎阳仓则显示出依托大运河而具有中转性质和暂存粮食的官仓形制特征。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通过发掘,对黎阳仓遗址具有了更加全面的认识,如仓城的准确范围、仓窖的数量、与大伾山之间的关系以及漕运水系的更多情况等。另外,在遗址中部区域的考古发掘中,发现叠压在隋代仓窖遗存之上的是一处具有大面积夯土基础的建筑遗存,目前已清理出东西并列的两座大型建筑基址。从出土的建筑遗迹遗物特征判断,这里可能是五代和北宋时期黎阳仓的所在地点。

9、北京延庆大庄科辽代矿冶遗址群

发掘单位: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延庆县文化委员会
发掘领队:刘乃涛

简介:

  延庆大庄科矿冶遗址群主要由矿山、冶炼、居住及作坊遗址等构成,分布区域主要位于水泉沟、铁炉村、汉家川、慈母川等地。考古调查、勘探及发掘取得了重要成果,发现了从采矿到冶炼的遗迹,并且找到了冶铁工匠工作、生活、居住的地方,遗址类型比较系统、丰富。
  矿冶遗址开采矿石的矿洞遗迹分布在半山坡范围内;考古发现保存相对完整的冶铁炉10座;发现生活及作坊遗址3处;作坊遗址区发现道路和车辙遗迹;生活遗址中的房屋坐北朝南,由院门、院墙、正房、东西厢房等组成,房屋内设有火炕。
  大庄科矿冶遗址群是目前国内发现的辽代矿冶遗存中保存冶铁炉最多,且炉体保存相对完好的冶铁场所,其基本形貌清晰可见。炉内结构完好,鼓风口清晰可见。发掘所揭示的炉型结构为正确认识中国古代冶铁高炉的炉型结构演变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料。
  北京延庆大庄科矿冶遗址群的发现为开展辽代冶铁技术研究乃至中国古代冶金史研究提供了极为宝贵的考古材料。

专家点评:

  张忠培:大庄科矿冶遗址群不是仅仅发掘了几座冶铁炉,而是发现了从采矿到冶炼的遗迹,并且找到了冶铁工匠工作、生活、居住的地方,遗址类型比较系统、丰富,取得了重要成果,填补了辽代冶铁史的空白,具有重要意义。拥有如此之大的规模而冶铁炉保存较好的辽代矿冶遗址群还是第一次发现。在全国已发掘的辽金时期的冶铁遗址中,这处冶铁遗址的规模也是很大的,尤其是冶铁炉保存的完整程度是最好的。大庄科矿冶遗址群要做整体保护,从人类活动的思路来保护遗址,实现铁器产业流程的各个环节都能够保护下来。
  信立祥:如此大规模的辽代矿冶遗址群的发现在国内尚属首次,对于我国中世纪冶金史和科技史的研究具有重大意义。其中在水泉沟揭露出的四座冶铁炉保存相对完整且结构清晰,有多次修补和使用痕迹,具有很高的研究和保存价值。冶铁炉北侧的作坊和居住遗址地层明确、各类遗存功能清晰,真实再现了当时的工作和生活场景。
  赵辉:大庄科矿冶遗址群很重要,生活区很复杂。无论在科学研究上,还是未来的保护利用上都有重要意义。生活区的发掘下了功夫,遗迹较为复杂,发现了房屋、道路、冶铸等遗迹。对房屋的拐角、屋墙的构筑方式、院落、遗迹间的关系进行了研究,当作聚落来做。从冶炼区到生活区,这一套发现之前国内是没有的。对遗址时段的划分,空间结构布局的区分,遗迹关系的处理,像对新石器、商周遗址一样按聚落考古的思路去做。探方上隔梁的打断对遗址采取全面、系统的揭露是非常重要的,对聚落情况的复原是很有帮助的。

10、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

发掘单位: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遵义市文物局
发掘领队:赵小帆

简介:

  2013年4月~2014年11月,在新蒲杨氏土司墓地清理播州杨氏土司墓葬3座,除M1(杨烈墓)外,M2(杨铿墓)和M3(杨价墓)均系新发现,尤其M3系未遭盗掘的双室并列之土坑木椁墓,是形制特殊且保存完整的大型高等级大墓,墓内出土有大量造型精美的金银器及相关随葬品,是贵州土司考古继海龙屯遗址之后最重要的考古新发现。
  新蒲杨氏墓地是目前唯一已全面发掘的播州杨氏土司家族墓地,墓地布局清楚,墓主关系明确,包括播州杨氏第14世杨价墓(南宋末)、第21世杨铿墓(明初)和第29世杨烈墓(明末)三代。这些墓葬的年代、墓主、等级身份都很清楚,年代跨越宋末至明末,为宋元明考古提供了重要的新资料。
  这次发掘的三座杨氏土司墓葬,使经过考古发掘确认的杨氏“土司”墓葬增至9座,丰富和完善了播州杨氏土司的谱系,且墓主跨越了杨氏统领播州、受封播州土司和即将覆灭的主要时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杨氏从宋代封建领主到元明土司的演变过程,对贵州乃至整个西南地区土司的研究有着重要意义。

专家点评:

  张忠培:播州杨氏土司墓地的全面揭露,积极推进了土司遗存的考古学探索。土司遗存为我国实行的“一国多制”提供了一个历史的见证。“一国多制”是统一政权内的族群与文化管理的政治体制,是中国延续了千余年的“齐政修教,因俗而治”的管理理念与制度。土司遗址和墓葬,正是该管理理念与制度保留下来的物质遗存,值得我们从考古学角度进行积极探索。
  徐光冀:这次发掘的杨价夫妇墓,是南宋时期保存完整的未被盗过的双室土坑木椁墓。随葬器物上刻有“都统使衙公用”“雄威郎制使公用”,参照文献记载杨价“诏授雄威都统制”,说明南宋时期杨价已被朝廷封官授爵,统治当地土著,应为土司制度的前身,对研究土司制度形成具有重要价值。
  杭侃:杨价墓出土文物显示出其与四川地区的密切联系,大量的金银器是“思播田杨,两广岑黄”的具体写照,说明了南宋后期播州杨氏实力的强大。
  齐东方:杨价夫妇墓出土金银器的南宋风格浓郁,与著名的四川彭州窖藏金银器极为相似,暗示着产地相同。杨氏墓的新发现参照四川多处金银器窖藏,说明四川应是宋代又一处新型的金银器制造地,也透露相对封闭的土司政权与外界的联系。
  杜金鹏:遵义播州杨氏土司墓保存完好,考古发掘采用新理念新方法,引入实验室考古,取得田野考古所难以达到的发掘效果,值得倡导。

下一页

 

版权所有: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