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屏山闽越国宫殿遗址:“冶在福州”一记实槌
 

地灯仿瓦当装饰

  文物名片

  屏山闽越国宫殿遗址

  《史记》记载: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复立无诸为闽越王,都东冶。公元前110年,由于馀善叛汉,汉武帝派军灭了闽越国。这段历史间隔只有92年。

  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省、市考古队在福州屏山一带进行了数次抢救性考古发掘,发现了汉代的夯土台基和建筑材料。地铁屏山遗址经过2013年到2015年的两次考古发掘,发现了西汉时期的两期夯土台基,在台基上发现了水井、散水等遗迹,并出土了一批较高等级的建筑材料,被国家文物局专家认定“摸到了”汉冶城的宫殿区,说明冶山路到鼓屏路一带是汉冶城的宫殿区。

  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的福州城市考古,揭示出西汉闽越时期大型夯土台基等建筑遗迹,从中出土大量的板瓦、筒瓦等建筑构件……见证了《史记》《汉书》记载的“闽”“闽越”“闽中郡”“冶(东冶)”“冶县”等史实与福州的密切关系……系涉及福州、福建乃至中国历史的重大考古发现与研究的展示成果,具有无以替代的重要意义。

  前世传奇

  拨开迷雾见冶城

  讲述人 张勇(福州市文物考古工作队研究员、地铁屏山遗址考古领队)

  地铁屏山遗址经过2013年到2015年的两次考古发掘,发现了西汉时期的两期建筑台基,在台基上发现了水井、陶窑、散水、河道等遗迹,并出土了一批铺地砖、筒瓦、板瓦等建筑材料,其中有龙纹、“万岁”瓦当,并有一件铁锚,说明这里就是西汉闽越国都城冶城的宫殿区。

  大家熟知,福州建城2200多年了,福州最早的城是西汉初闽越王无诸建的都城冶城。但在二三十年前,冶城在哪里,学术界争论不休,有人认为冶城是指福州,有人又说崇安(今武夷山市)汉城,一时众说纷纭。随着考古的发现,才逐步揭开蒙在冶城上的神秘面纱。

  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因配合各种建设需要,由福建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和福州市考古队对屏山一带进行了数次抢救性考古发掘,取得了重要的成果,包括省建行工地、屏山市场工地、省农业厅工地、省财政厅工地、省二建工地、省水产厅工地、省林业厅工地的考古发掘,均发现了汉代的遗迹和遗物。其中,屏山市场工地发现了“万岁”瓦当;省财政厅工地发现了西汉时期的大型夯土台基,被国家文物局专家认定为闽越国的官署遗址。学术界渐渐形成了“冶在福州”的共识。

  根据考古发现,我们认为冶城的范围大致在屏山以南到冶山一带,东到观风亭巷,西到西湖一线。可为何冶城在这里呢?根据国内外专家的研究,距今7000年—2000年左右,福建沿海有数次海侵,海平面比现在高三四米。因此,现在的福州市区大多在海平面下,于山、乌山是海上的小岛。西汉初年,屏山到冶山一带是一个伸入海中的小半岛。这里背靠屏山,南面有冶山为屏障,东西两面是海,中间有欧冶池为水源,因此选中此地为冶城是合适的。

  根据福州市城市建设的需要,福州地铁一号线在此设立地铁屏山站,2013年8月至2015年6月,福建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和福州市文物考古工作队联合对地铁屏山站车站主体及东入口进行了两次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面积3000平方米。全体考古队员任劳任怨,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圆满地完成了考古发掘工作,取得了重大的成果。

  考古发现了西汉时期的夯土台基,它可分为两期,南北长达130米。由于破坏严重,没有发现成排的柱础,只发现零星的柱洞和散水,但仍在台基的东北部发现了三口水井和一座陶窑。其中一口井还有六节陶井圈,一节井圈要4个人才能抬起。令人高兴的是,在一条河道内发现了大量的铺地砖,有素面和菱格纹两种,比十几年来在屏山一带发掘出土的砖的总和还多。

  同时出土了福州地区西汉时期最多的“万岁”瓦当,其中有卷云“万岁”、“常乐万岁”、龙凤纹“万岁”三种,证明其建筑等级规格极高。其中出土一件龙纹瓦当,造型古朴,做回首状,性凶悍,可能表现了闽越国人的彪悍。

  规模巨大的夯土台基,数量较多的铺地砖,等级高的“万岁”瓦当,这一切证明这里就是冶城的宫殿区,可能不是中心,但也相距不远。

  我们在台基西侧河道内发现了一件铁锚,它有四齿,高约50厘米,重65斤,有一个锚孔。它可能是福建甚至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铁锚,对于研究我国早期航海技术有重要的意义。它不仅展现了闽越族的航海特性,而且表明此河可能是通往西湖的一条水上通道,而当时西湖一带是海湾,说明当时海船可以直接从海湾通过此河直达王宫一带,这里可能有码头。

  2018年末,我们在省林业局的智能停车场工地进行了一次考古勘探,发现了西汉时期的夯土台基,并发现一个柱础。台基上有板瓦、筒瓦的倒塌堆积,发现了4件瓦当,有卷云箭镞纹、龙纹和卷云“万岁”纹。由此可见,这里也是宫殿区,可能还是中心区。因此,我们推测,从旧省财政厅到鼓屏路,冶山路的两侧就是冶城的宫殿区。

  由于冶城的考古重大发现,福州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近年来,以冶山、欧冶池为中心,建立了冶山春秋园,并预留了考古遗址博物馆的位置。希望将来在园内能进行小范围的考古发掘,为广大市民展示冶城的宫殿遗址。

  今生故事

  地铁站内预留考古展厅

  公元前202年,从北非古国、欧洲亚平宁半岛到东亚中原,各处烽火都在渐渐熄灭。

  汉尼拔·巴卡,这位曾经带领数万军队急行900公里,从西班牙翻越比利牛斯山和阿尔卑斯山,直插意大利北部,重创罗马军队的迦太基战神(北非古国迦太基在今突尼斯),此时站在撒南城外,平静地接受战败的消息。他愿意结束第二次布匿战争,转而执掌迦太基执政官的职位,带领人民建设和平的家园。

  同一年春天,在汜水之阳(今山东定陶),刘邦即位称帝。

  来自闽地的无诸,也在等待一纸诏令。

  刘邦没有让他失望。那道诏令只有短短50多个字,却已道尽他的身世、委屈和盼望:

  “故粤(越)王亡(无)诸世奉粤(越)祀,秦侵夺其地,使其社稷不得血食。诸侯伐秦,亡(无)诸身帅闽中兵以佐灭秦,项羽废而弗立。今以为闽粤(越)王,王闽中地,勿使失职。”

  无诸是越王勾践远世后裔之一。早在公元前334年,楚威王兴兵伐越,杀越王无彊,越国覆灭,王孙流散。无诸这一支的祖辈,远走闽地。到公元前221年,秦并六国,又征伐百越。闽地荒蛮,易守难攻,倒躲过了这一场刀枪斧钺,无诸得以卧薪尝胆,徐图再起。

  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在大泽乡举义。消息传来,无诸喊来兄弟族人集合屏山,当年的屏山还是半岛——西边是滔滔汹涌的闽江,东侧即为海湾,继而乘舟北上。

  行到鄱阳,无诸找到了举兵反秦的吴芮,会同名将黥布和岭南南越首领梅鋗。不久,黥布投入项羽部,吴芮继续率领无诸、梅鋗等百越军队北上。刘邦领军入咸阳时,无诸已是征战沙场的悍将。他见到了引军40万入关的项羽。西楚霸王立黥布为九江王,立吴芮为衡山王,连梅鋗也封了十万户侯,但对无诸,只有一个不屑的态度,“废而弗立”。

  无诸握拳而去,助刘邦打下了江山。越王的后裔,终以闽地为归所。大汉的史官,第一次把闽人的名字记录在册。

  归去来兮,无诸的兵船停泊在屏山下。海水环拥,冶山如墙,那一片高地正适合修筑王的宫殿。王要带领闽中人民开辟荒莽,夯土筑城,掘井通沟,架梁起屋,在和平中建设家园。

  之后的半个世纪,大汉史官没有书写闽越国记事。那也意味着,闽越之地没有重大战争,没有天灾人祸,闽越人在休养生息,冶城在逐年兴盛。明代诗人林鸿曾经描述:“忆昔无诸全盛时,都城百雉何逶迤。连营国步分秦土,绘衮王章入汉仪。”这样的想象,是真的吗?

  是真的。宏伟的冶城王宫从此建起来了。今之福州考古人在屏山地下发掘出闽越王宫巨大的夯土台基,且不止一期。那独一无二的铁锚、“常乐万岁”瓦当,省建行大楼所在地发现过写有“闽”字初文的陶片……让史书上的记载,有了诸多实物。

  就在今天,走到鼓屏路边的屏山地铁站,会看见汉阙式建筑的地铁出入口,外墙的装饰正是仿制西汉流行的卷云瓦当以及镌刻着汉隶“冶城”字样的青石檐饰;屏山地铁B站内留出了110平方米的空间,作为“地铁屏山站考古展示厅”;走进屏山地铁D站边的冶山春秋园,你会发现,连公园内的地灯铁罩的花纹,都是地下挖出的汉代卷云“万岁”瓦当的翻版。

  冶山春秋园临着中山路边,而今矗立起一块大石,刻了“无诸故城”的字样。怀古追远,福州人从未遗忘——无诸的冶城,为福州城之始。

  专家点评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信立祥:

  该遗址极具价值,是福州城建历史博物馆,是福州文明的根基。其中,最主要的成就是关于冶城的发现,过去没想到它的夯土台基能有此规模,其贯穿西汉闽越国历史。而西汉早偏晚期才出现文字瓦当,该地出土文字瓦当,则时间段卡在西汉早偏晚至武帝之前,应当就是公元前110年(元封元年)被毁的都城。这是考古学的重大发现,其成果无论怎样估计都不过分。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原常务副所长徐光冀:

  过去不知道闽越王城在哪,这次摸到了,这个可以肯定它是冶城,虽然可能不是中心,但摸到了,所以很重要。夯土台基不出生活用器,都是建筑资料,建筑规模很大。刚摸到一小部分,但意义重大。

  福建省文物局原局长郑国珍:

  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的福州城市考古,揭示出西汉闽越时期大型夯土台基等建筑遗迹,从中出土大量的板瓦、筒瓦等建筑构件,及其形成的科学研究成果,见证了《史记》《汉书》记载的“闽”“闽越”“闽中郡”“冶(东冶)”“冶县”等史实与福州的密切关系,为说明当时的闽、闽越、闽中郡、闽越国的管理中心在福州提供了有力的实物依据,系涉及福州、福建乃至中国历史的重大考古发现与研究的展示成果,具有无以替代的重要意义。( 郭大路 文/图)

    来源:中新网

上一条:文物背后的太医故事
下一条:小清河田野考古记:沿线新发现遗址35处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委员会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