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走廊早期玉矿遗址的发掘,考古人的真实工作状态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魏美丽

  在大众的印象里,考古工作很神秘,工作状态也是一帮老学究拿着放大镜翻阅文献的样子。我经常会被质疑:“你是搞考古的吗?我以为考古的人都是老学究呢!”

  那么,真正的考古工作是什么状态呢?

  每一个考古项目的开展都有着相似的经历,那就如同苦行僧的修行一样,是艰苦和执着,但是研究的内容却是千差万别。就拿甘肃境内的河西走廊早期玉矿遗址的调查和发掘来举例。

  考古工作是一个严谨的科学,它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是深入田野工作前期的准备工作,这要求考古队员们阅读大量的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材料,进行反复的研究和推敲,确定研究方向和目的,框定大概的调查发掘范围;其次是申请考古调查发掘执照;再次是采办调查发掘需要的各种工具和仪器;最后,大家才能按照计划,开启考古项目的调查发掘之路。

  初期调查时,难度会大一些,会遇到许多无法预知的困难。马鬃山深处荒山秃岭、影影绰绰,茫茫戈壁,无边无际。扑面而来的荒凉和孤寂是这片土地给人的第一感觉,放眼望去,只有光秃秃的群山和戈壁,极目远眺,那戈壁的尽头就是天际。有时候一天都碰不到一个人,更别说有村庄可以歇歇脚了。

  陈国科和队员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开展着调查工作。每天在出发前都要准备好充足的口粮和饮水,干面大饼、泡面、旅行壶、保温壶、矿泉水,这些物资是必须要带够两倍的用量。即使是炎热的夏季也一定要带上棉衣,这里昼夜温差大。如果一天的行程顺利,至夜能返回驻地;如果不幸遇上沙尘暴或突发状况,这些食物最少能保证大家不饿肚子。

  车辆只能在较为平坦的戈壁滩上行驶,大部分位于深处的地点只能靠队员们徒步。队员们带足了水和干粮还有罗盘资料等设备,经常跌跌撞撞在戈壁里求生一般展开摸排调查,这要花费很长的时间,需要的是坚强的毅力和耐心。有时会碰见戈壁狼狗,惊出一身冷汗;有时踩空摔倒划伤,抓一把黄土就能止血;有时碰见沙尘暴,浑身上下都是泥沙,耳朵里的沙子几天都掏不干净;有时也能碰见姿态优美的黄羊和游走的壁虎……这些如同“探险家”一般的经历,令队员们一直记忆犹新。

  队员们遇到地面有陶片、石器等人类活动过的地点,一定要详细地记录和标记。最后由这些标记点连成线,确定哪一个地点人类活动最频繁,并作为重点区域进行小面积发掘。

  白天上工地发掘,晚上整理记录图纸,查漏补缺,修补陶片,分析讨论发掘现象,总结经验教训。队员们租住在离工地最近的农户家里,大家要在工地上一起生活、工作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

  现代科技手段不仅为考古调查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更为考古工作带来了便利。在没有无人机航拍时,队员们为了获取一张遗址全貌照片,就必须爬上紧邻的山头或者找了梯子登高,照片效果还是不够全面清晰,这为后期资料的储存和调查分析研究带来了诸多不便。现如今,有了无人机新兴技术,不但有了全貌的照片,还可以生成三维动态图,放大后就连细节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这些看上去很“土”的考古人,通过不断地学习新兴技术,用高科技手段为现代考古插上了飞翔的“翅膀”。

  在发掘过程中,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大家要从地层中细微的土质土色的变化来分辨出是不同时期形成的活动层,还是大水冲刷的淤土层,或者是其他堆积层。干燥的土层看上去都是一样的颜色,这就不得不借助喷壶,一遍遍地喷洒,一遍遍地分辨。遗迹现象相互叠压打破、被破坏的现象是每个遗址都会出现的,也是最重要的,因为它能从地层上客观地说明遗迹的早晚关系。所以,弄清楚这些有关系的遗迹到底是房址还是灰坑?谁打破谁?谁早谁晚?内含的陶片等又是哪个位置的?这些都需要反复观察、推敲、探讨。有时候这种解决不了的难题就像拦路虎一样,使得发掘工作无法继续下去。在发掘现场,有时会看到有人手持手铲,眉头紧锁,一会蹲下仔细端详,一会围绕着遗迹来回转圈,这说明他一定是遇到了难题。

  每一处古遗迹都是唯一性的,它不可再生;每一次的考古发掘活动也是唯一性的,所以发掘过程中的每一步记录和考古队员的思考就显得尤为重要,这要求队员们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必须详细做好考古发掘记录,为日后研究打好基础。

  考古发掘现场,除了铁锹开挖、手铲刮面、记录详情、测绘平剖面图、拍照遗迹、分拣各种出土标本,还有一件工作不可或缺,那就是浮选地层土样。

  一堆堆一捧捧的黄土,看上去与平常无异。当我们对不同地层的土壤进行细致地筛选后,又会有怎样的惊喜等着我们呢?地层土壤中包含了珍贵的线索,当时生存环境的信息,有什么植物生长,吃的什么,有什么样的动物共生等,筛选完细腻的土壤后,颗粒较大的孢粉、种子、细小的动物骨骼碎渣等都被筛了出来。经过淘洗后,还有碳化植物残留物……这些标本通过后期的科技检测,就为判断当时的生态环境提供了科学依据。

  考古工地结束后,更加艰巨而精细的修复、研究工作转入了室内,大量破碎的陶片清洗、编号、拼接、复原、绘图、扫描,各种标本的检测、分析、统计,每一份记录的研究、分析、筛查,整个遗址相关文献、考古资料的梳理、分析、比较……最终成文,公布阶段性的研究成果后,完整及复原的文物才能交到博物馆对外展示。

  在文物背后的发掘工作中,考古人员会面临很多危险和困难,经历许多的艰辛。他们常年与田野做伴,凭借着一腔热爱和情怀,让事实说话,佐证历史。

    来源:中国甘肃网

上一条:中国考古学的主要成就与学术贡献
下一条:国家文物局长赴赤峰现场检查千年辽塔保护工作:深刻汲取教训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委员会
版权所有:汇泰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